首页 > 景点大全 >霍乱时期中环陆家嘴的爱情

霍乱时期中环陆家嘴的爱情

2021-02-15 11:34:42

霍乱时期中环陆家嘴的爱情

WE HAVE TO BE VERY STRONG TO DO STH VERY WRONG

1.
一个中环民工寂寞的时候最想干什么?当然是消耗荷尔蒙。
那么一个30多岁的中环民工什么时候最寂寞?
当然是前一阵子香港疫情三度爆发全城lockdown的时候。
民工刘易斯由于住在service apartment,外卖都不能点对点送到门口,疫情期间在家吃了一个礼拜水饺,股市又亏了一波之后,寂寞如雪崩,决定加了一个中产约会群消遣寂寞。
虽然是约会群,但是香港这个疫情,对生活有一点规划的中产,都不敢冒死出门的。

疫情前刘易斯在约会软件上每天能收到几十个like,疫情期间他在软件上都没有什么行情了,既然不敢出门,现实的港男港女们也懒得在约会软件上从星座开始认识彼此。
所以刘易斯还是停留在一边吃水饺一边跟约会群里来自世界各地网友文爱的阶段。

有一个寂寞的周五,群里在深夜十一点多的时候,不知道由谁起的头,秃然开始了云K歌活动。
一群男男女女基本各唱各的,全部清唱,也基本没有人在调上,只要有头像尚可的女性唱歌,就有人开始撒币。
当然这本来就是一个排遣寂寞的群,所以唱什么当然也没有辣么重要。



2.
吃了两个礼拜速冻水饺的刘易斯兴之所致,开始唱小飞机场的《今晚讲野夜唔夜》。
“或者你可以坐得更近/靠在我耳边讲野不会过分”
正当刘易斯准备男扮女声地继续唱下去的时候。
秃然有一个人紧接着唱了下去。
“但是我天生就是这么拘谨/还未有那份自信心”
语音来自一个坐标上海的女生,广东话不太标准,歌也不在调上。
但是在这么多自顾自的歌唱中,刘易斯仿佛鲸鱼发出的声音,得到了同类的回音,两个礼拜没有见过活人的刘易斯莫名生出了一丝非常不中环的感动。
于是刘易斯又唱了下去。
“若你问我什么叫做缘分/缘分只留给够进取的人”
女生又接了下去
“好既然衣家个情况系甘/过左今晚之后我先至做个好人”

对唱完之后,刘易斯觉得自己心动了,不管手机那头的是男是女,是人是狗,他想马上加上那个人的微信对她说:
I had a huge crush on you.
按下发送键的时候,显示对方禁止群聊添加好友。

正当刘易斯为自己还没有开始已经胎死腹中的爱情感到遗憾,感叹中环民工不配有怦然心动的时候,他收到了对方的好友申请。

你想添加好友的人正好发送了好友申请给你。
谁说金融圈没有爱情了?
什么是爱情?这踏马的就是爱情啊!

3.
对方叫张艾米,一个陆家嘴907的民工,精神香港人,热爱小飞机场和陈奕迅。
为了小飞机场还自学了各种广东话的粗口。
朋友圈的照片给人感觉是一个被生活屡屡操翻但是仍然热爱生活的都市丽人,各种艺术展,网红美食的打卡照片。
是一个典型陆家嘴阳光下水道女孩没错了。

有一天,张艾米秃然问刘易斯有没有兴趣玩虚拟爱情游戏,把张艾米当成虚拟恋爱机器人,类似万千都市丽人之前痴迷养成的“李泽言”,刘易斯每天都要给张艾米氪金,这个程序才能继续运营下去。
当时刘易斯股市亏的钱已经赢了回来,再加上往日吃喝玩乐把妹的花费也确实无处安放,作为以抠索闻名的中环金融男,刘易斯居然大着胆子问了,所以每天氪多少?
1000块。
刘易斯立刻打了1000块过去,张艾米秒收了。

后来刘易斯跟我们说起此事的时候,我们都觉得,金融男寂寞的时候,脑回路确实不可思议。
我的好友陆家嘴第一捞女,那个约会群的群主阿萧,甚至问刘易斯,听说上海话跟广东话挺像的,她现在去学广东话来不来得及。
我的好友港岛最后的靓仔郑子然不以为然,他非常理解刘易斯的心情,不过是给爱情氪金罢了,给谁氪不是氪,电子宠物还不会抓着你的手机,质问每一个妹的来历。



4.
一个月后,当我们都以为这部剧要以刘易斯氪金氪累了,或者香港解封了全剧终的时候,刘易斯说他要来上海出差了,邀请张艾米见面吃莱美露滋。
莱美露滋是陆家嘴任何一个社畜都难以抗拒的餐厅。
阿萧曾经表示,只要对面人不比她胖,她绝对可以赴约任何一个邀请她吃莱美露滋的人。
吃完了之后么,中产约会,没feel那就坐坐,有feel那就做做。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在刘易斯隔离快结束的时候起了变化。
张艾米有一天秃然来质问刘易斯,为什么同时在给约会群里别的女生撒币?
刘易斯怎么都没有想到,只要是女人,都会要求exclusive的对待,哪怕只是一个从没有见过面的电子宠物。
于是刘易斯只好给她解释说,给别的女生只是偶尔发个200不到的恭喜发财,大吉大利,并非像她这样只要按时打卡就天天都能日结1000。

虽然如此,张艾米还是表示自己对刘易斯感到心灰意冷,他们的爱情已经不纯粹了。

5.
隔离结束那天,刘易斯弱弱问了一句莱美露滋还吃吗。
张艾米隔了七八个小时才冷冷地回了一个“哦”。

吃饭那天倒是一切愉快,两人聊了很多小飞机场。刘易斯觉得自己的爱情仍然活着。
为了致敬纯粹的爱情,在买单了5000元账单之后,刘易斯甚至没有要求再进一步。
而是在夜色中把她送回了家也没有要求上楼坐坐。刘易斯觉得这样显得自己像一个中环的神秘绅士。


莱美露滋的神秘绅士之夜后,张艾米的工作秃然就忙碌了起来,大概两天才能回复一次刘易斯。
刘易斯觉得自己的爱情来了又走了,可能这就是人生吧。

后来有一次张艾米约阿萧喝下午茶。阿萧说今晚有群友邀请自己吃莱美露滋,作为陆家嘴平凡社畜,不知道穿什么才配得上。
张艾米羞涩一笑,莱美露滋也就平平无奇吧,没有传说的那么好吃。
阿萧问张艾米什么时候吃的。
张艾米说,哦,一个海归晚宴上认识的男生请我吃的,吃了一万多块吧。


6.

听说张艾米加了约会群的二群之后,刘易斯在回香港隔离的14天里又鬼使神差地换了小号加了进去。

唱歌是都市寂寞男女永远的主题。

有一天晚上的云唱歌活动中,刘易斯听到了久违的歌声,只不过这次不需要对唱了:

We have to be very strong
If we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
这样会否破坏了交往
我们会否继续再交往

有人说,爱情不过是一场鼻敏感。
可能因为最近换了新的空气净化器,听完张艾米版的《浪漫九龙塘》的那一刻,刘易斯觉得自己的非中环式鼻敏感好了。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七哈酱

上一篇:结不了婚的陆家嘴女人和中环女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
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尊重他人劳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oix.cn/jyjl/16062.html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黑话连篇】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 ... [更多]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蒲公英旅游网 联系方式:企鹅:25374320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