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景点大全 >静安寺,相遇或者分离,都是缘分

静安寺,相遇或者分离,都是缘分

2021-02-14 13:12:36

静安寺,相遇或者分离,都是缘分

??点 击 晏 秋 秋 关 注 我 们??


文/晏秋秋


C君电告,他离职了。

他曾是我的实习生,毕业十年,在地产广告业从菜鸟做到元老,一度如鱼得水。某一年“假日楼市”,C君包了三十几束大麦(寓意楼盘大卖),在上海展览中心跑来跑去。当月为公司拉了600多万元的广告。

电话里,C君叹息如今的不景气。“以前上海展览中心多热闹,看房大巴能从铜仁路排到陕西北路。现在呢?连‘假日楼市’都没有了。”

C君离职的原因,颇为离奇。他说,公司做的楼书上,有“静安寺上海展览中心”之语。而按照老底子上海的说法,过了常德路,才算静安寺区域。C君指出问题后,隔天公司老总回答,7号线静安寺站,就没过常德路,也叫“静安寺”。所以,楼书没错。

一个小问题,起了争执。C君愤怒之下,提出离职。用他的说法,“静安寺上海展览中心”这种宣传语,是上海楼市之哀。

“那上海展览中心究竟处于什么区域呢?”我这个生活在上海40多年,在上海展览中心边上工作将近20年的人,不禁问道。

C君回答:“梅泰恒商圈”。

好吧。

静安寺,是一座古寺,更是一个区域。在南京西路的历史上,有83年的时间,都叫“静安寺路”。静安寺这个区域,毫无疑问以上海最古老的佛寺为中心。但究竟扩展几条马路,那就是见仁见智了。

我想,C君离职,肯定不仅仅是为了一个提法。这既是对公司的失望,对行业的失望,某种程度,也是对自己的失望。如此说来,“常德路过去”,就成了他的某种坚持。静安寺,就成了他的某种图腾。有的时候,人生的坚持,就是为了放弃。

所以啊,这个世界很奇怪啊。

不爱的人,常常不肯放手。

爱极了的人,却愿意放手。

上海展览中心还叫中苏友好大厦时,顶端那颗五角星就在俯视苍生。商人逐利也好,戏子结婚也罢;在静安寺也好,在梅泰恒商圈也罢,上海展览中心还是这个样子,不悲不喜。

罢了。让我们走过常德路,且说静安寺。

1

静安寺的面积很大,超过2万平方米。走在马路上,看静安寺的外观,那就是“金碧辉煌”四个大字。

相传静安寺始建于公元247年,公元1008年,始名静安寺。公元1216年,从苏州河北岸,搬至今址。从中轴线来看,静安寺山门朝南,从南至北分别是钟楼鼓楼、大雄宝殿和法堂。钟楼底下,是“天下第六泉”涌泉,上悬巨钟。

去年年初,我所工作的单位,搞了一个“新民送‘福’进万家”的活动。我们拜托报社的领导,请静安寺慧明大和尚挥毫写下“福”字。随后印成门幅,以社区派送的方式,将几十万份“福”送到广大市民手中。

这个活动,在上海的里弄小区里,引发了巨大的反响。大和尚写下的“福”字贴在门上,是一份福气。老百姓还能扫描门幅上的“新民”二维码,看新民晚报的新媒体产品。

求字那天,我也去了。佛堂里,慧明大和尚话不多,脸上一直带笑。寒暄几句,慧明就左手撑着案几,右手写下厚重的“福”字。大和尚题字时,十几人围观,有照片,有摄影,环境不太理想。但慧明大和尚一直很耐心,娓娓道来,十分亲切。

等墨迹干时,慧明招呼大家吃小桔子,我吃了两只,甘甜,手上又拿了两只。离开时,阳光照进佛堂,大和尚的额头上,闪闪发光。

走出静安寺,我一边吃着桔子,一边想到两句佛偈: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其实啊,能够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本来无一物”的境界,太高深,毕竟千百年来,只有一个六祖。

2

关于寺庙的传说,在上海坊间,有很多很多。

比如,延安路高架和南北高架交叉处,有一根特别粗壮、通身包裹龙纹的柱子。关于这根龙柱,民间就有这样的传言——当年建高架时,这里的桩打不下去,说下面是“龙脉”;后来只能请高僧前来“驱龙”,才得以成功。据说因为道破天机,高僧回到寺庙,不多日无疾而圆寂。柱子上随后围上了白钢并装上了龙形纹饰,作为对佑助打桩成功的神明的祈敬。

然而,实际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

《解放日报》采访了造桥专家张耿耿。张耿耿说,“做法事”一说是无稽之谈,“桩是我带队打下去的。”原来,张耿耿带队支援,采取了三项措施:一是用8吨重锤打桩;二是打桩时不间断地灌水,起润滑作用;三是连续18小时捶打。

措施立竿见影,最后36根桩全部打入,只用了一个月零5天。

那为什么要用“龙纹”呢?上海油画雕塑院副院长赵志荣说,这是他自己的创意,灵感来自“这条日夜不停运转的高架,就好像上海的一条巨龙”。

上述可见,关于静安寺、玉佛寺、龙华寺、东海观音寺的诸多传说,还是附会居多。比如静安寺,还有“地铁改道”或“镇压黄泉”之说,流传甚广。甚至互联网上,关于此类风水分析,头头是道,颇有人要看。

我想,佛法是一种自我观照体系,要信众认识到人生之苦,认识到世间因果,从而努力修炼自己,最终达到“无我”的高境界。从这个角度来看,闹市中的静安寺承受的种种传言,是因,也是果。是我,也非我。现代科技发展,依旧无法解释佛法中的很多东西。既然如此,敬畏,应该是我等升斗小民,对静安寺的基本态度。

敬畏,应该是对待很多事物的态度。

3

走出静安寺,马路对面,就是静安公园的正门。这个地方,长期有街头艺人献唱。抖音神曲和千年佛音,隔着马路穿透彼此,居然倒也不太违和。

暮鼓晨钟,一定要在车水马龙里,才能更显安静。

历史上,静安公园曾是“静安寺路公墓”,因为葬过包括圣约翰大学校长在内的不少外国人,上海老百姓称“外国坟山”。如今,墓地多已迁葬,打牌下棋跳广场舞的老头老太,成了主力军。

静安公园的广场舞,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它有一点点“东北尬舞”的味道。常有数名舞者,旁若无人按照节奏,做着各种扭曲关节的动作。广场舞这个领域,和写诗作画大概是差不多的,自信就是生产力。站在边上看久了,你就会想:这个人这么自信,他(她)跳的这种舞,应该是有名头的吧。

还有打牌下棋的老人们。打牌有两种,一是大怪路子,二是斗地主。下棋则是象棋。我作为旁观者,常有插话的欲望,而从不敢轻举妄动。有的人牌路确实臭,一手好牌打个稀巴烂。每每见此,我就会深深为他的同伴而感到难过。当然,也有人打得很好。最后三张牌,一张10,一对6,可以一起丢出来,因为已判断到外面10最大了。

静安寺边上,静安公园对面,就是一度引领上海滩消费流行的久光百货。老宅巷子里有个邻居,年龄大了,找不到女朋友。于是就狠狠心,把相亲对象往久光百货带。三四趟下来,女方对他刮目相看,觉得他“上档次、有腔调”。就此,久光百货成就一段姻缘。

“久光”里有爱情故事,当然也有爱情事故。我就不止一次,看到“久光”门口,恋人吵架。一次,拎着大包小包的男生大声说:“日本人的东西,买这么多干嘛,鬼子进村啊。”女生说:“这和日本人有什么关系,买回来也是中国人用的,总不至于一直要‘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

这是一对鬼才。

久光百货现在不太行了。不仅仅是久光,实体商业都难。是“久驻佛光”,还是“久了就光”?我想,挑战很大。

4

毛泽东在静安寺附近住过两个月。

1920年5月,毛泽东第三次到上海,住在“哈同路民厚南里29号”。如今,这里是安义路63号。四周高耸的建筑,叫“嘉里中心”。

建国后,毛泽东和斯诺谈话时回忆,这一阶段,他曾前往老渔阳里2号,和陈独秀讨论马克思主义。“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到了1920年夏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

毛泽东在上海住了两个月,主要是为了领导“驱张运动”,期间他写了《湖南人民的自决》等文章,对时任湖南省长张敬尧嘲讽有加。毛泽东和不少湖南学生代表,住在这栋里弄房子里。每人每个月的伙食,只有3元钱,经常吃蚕豆煮饭。

毛泽东有没有去过近在咫尺的静安寺?这是一个有趣的历史提问。前一年,同样是领导“驱张运动”,毛泽东率湖南公民代表团到北京,住的就是一座寺庙,叫做福佑寺。

距离毛泽东旧居不远,愚园路81号,是中国共产党优秀的情报人员刘长胜的故居。

刘长胜如今鲜为人知。他一生最大的功劳,是1934年把共产国际的密电码,带到瓦窑堡交给党中央。毛泽东当面表扬了刘长胜。中共七大时,刘长胜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身份却是“荣泰烟号”老板。这家烟号在常德路65号。

按照C君的观点,“嘉里中心”不算静安寺区域,因为没过常德路。那么,“芮欧百货”总是了吧。

“芮欧”一家餐饮店刚开张时,我去过一次,惊为天人。尤其是一道牛肉,入口即化,比该品牌其他分店的同一道菜,高出太多。

只是可惜,三个月后,再访这家店,口味就泯然众人了。店还是这家店,菜已不是那个味了。所以我一直觉得,烹饪是门讲究磁场的艺术。有的人烧菜好,那就祖师爷赏饭吃,没有办法。

5

常德路上,不只有硝烟,还有红粉。张爱玲曾住在常德路195号常德公寓。

是的,就是那个曾经高傲,曾经卑微的张爱玲。她说过:“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转围墙外面,我是如此的谦卑。”

陈丹燕在《上海的风花雪月》中,写张爱玲的常德公寓——张爱玲的家,是在一个热闹非凡的十字路口,那栋老公寓,被刷成了女人定妆粉的那种肉色,竖立在上海闹市中的不蓝的晴天下面。

你不能否认,常德公寓是张爱玲最华彩的篇章了。

她在这里成为“上海味道”的代名词,出名要趁早。

她在这里坠入爱河,遇见“一树的桃花粉了”的胡兰成。

她在这里秘密结婚,喜欢一个人,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她又在这里黯然离婚,从此告别“现世安稳”。

常德公寓,藏着张爱玲之所以成为张爱玲的密码元素。

《沉香屑——第一炉香》、《沉香屑— —第二炉香》、《倾城之恋》、《金锁记》、《留情》、《红玫瑰与白玫瑰》……把不俗的爱恋,谈成了世俗的恋爱。张爱玲给自己笼出了一份孤离的悲伤。从此,她就是一个人,细细数着过往,再把伤口写下来,让张迷们如痴如醉。

没有上海,就没有张爱玲。

没有伤害,也没有张爱玲。

常德公寓如有房源出售,会马上被人关注——这到底是中介的传言,还是张迷的影响力?我特地查了一下,常德公寓的二手房价格,似乎并不比附近房源高。房子旧了,哪怕重新修过,总也有一些不便之处。这个世界,红玫瑰也好,白玫瑰也罢,总归敌不过柴米油盐的。

6

离开静安寺。

在“晶品”门口,一转身,就是愚园路。这里,有王安忆《长恨歌》开头,大段描写的弄堂。

愚园路,我去得不多。但朋友Z君,住在此处。大约12年前一次聚谈,他有点情绪低落。一问,原来Z君看中了愚园路上一套房子,而太太认为房价要跌,不愿买。两人已“冷战”好几天了。

我问清情况,也觉得应该买。于是拨通Z君太太的电话,从房价走势、土地供应、开发商情况、银行利率等方面,劝说她该买房。Z君太太对我这个“房地产条线资深记者”,倒还相信,终于松了口。印象中,买入单价是2万元左右。

我这个人清高骄傲,也常爱对朋友生气。但这么多年,Z君对我可谓“不离不弃”。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住静安寺,全靠秋秋。好像房子是我掏钱帮他买的一样。

走在愚园路上,回望渐渐远去的静安寺,我突然想到,应该让C君和Z君,见个面。这两个人,都颇有趣。一个外向,一个内敛。都因为和静安寺的某种缘分,而被我写到这篇文章中来。

缘分是一杯清水,你端起来,不经意地喝了下去。于是,你与这杯水有缘。或许你说,不喝这杯水,我也是我。可是,在说之时,你已经喝过。

相遇或者分离,都是缘分。


图片来源:晏秋秋摄 上海静安 自贸直通车 新民晚报 青春上海 周璇 上海老洋房日记 魔都去哪儿吃 青年报 上海去哪儿吃 打浦桥 发现上海

责任编辑:张勤愚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晏秋秋

上一篇:静安寺公墓与我家的故事(作者:顾树新) 下一篇:返回列表
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尊重他人劳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oix.cn/jyjl/15763.html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黑话连篇】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 ... [更多]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蒲公英旅游网 联系方式:企鹅:25374320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