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景点大全 >年初六,相约上海自然博物馆的1868

年初六,相约上海自然博物馆的1868

2021-02-14 12:47:10

年初六,相约上海自然博物馆的1868

        四个月后,第二次来上海自然博物馆,是冬季。才早上十点,进馆的人数2237,检票口排着不算长的队,乘电梯去名字诱人的1868咖啡馆,和新朋友见面。


       不得不佩服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创意总监,杨海明,居然在1868的包间聚会,两边普通的展示柜里陈列着来不及细看的动物标本,头顶一片绿色,仿佛置身热带雨林中。这里根本不对外,只接待重要来宾,他的能力超强。


        这个总是背着照相机扛着三脚架一直在各处跑的忙人,过年时总算回到了出生地上海,他说自己是个北京游子,根还是要落在上海。他的头衔很多,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设计硕士、资深旅游策划师、景观建筑师、生态摄影师、关注世界自然与文化复合遗产社区保护及大自然文创产业孵化、与联合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等机构保持长期合作关系。这就是斜杠青年吧,虽然他已步入中年,但看上去,像个大男孩,精力充沛,未婚就是不一样。


        为了这次活动,他提前一天来踩点,还买了环保袋当做礼物。他研究鸟类六年,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翻阅他带来的书,才知道,婺源,不仅仅是景色美,那里还有鸟类自然保护区,其中有珍稀品种。




        脸上笑意盈盈的 祥祥妈说,她家读初中的儿子迷上了蝴蝶,去不同的地方和志趣相投的伙伴们捕捉蝴蝶,这爱好特别。想起一首法国歌《蝴蝶》,一位爷爷带着小女孩去野外抓蝴蝶,路上他俩一问一答,趣味盎然。妈妈和儿子拿着网兜,在丛林里寻找,爸爸拿着照相机跟拍记录,这样的三口之家,其乐融融。

           遇见了头发半白的潘哥,这个姓较冷门,所以朋友圈中极少有和自己同姓的。他和海明的”艳遇“,始于去年盛夏七月,在杭州的西溪湿地,当时他在拍鸟,后来的海明凑近搭讪,从介绍鸟开始,两人成了好友。

           

           看来单身人士都应该去那里转转,只要心诚,尽兴打扰,无论男朋友还是女朋友,最终都会有收获。西溪就是制造意外的地方,在那里,找到了麦家理想谷,除了随意看书,一切饮品免费,茶或者咖啡或者其他。


            潘哥酷爱黑白照,还是用胶卷,自己冲洗。



           想起小时候,老爸也爱拍照,那时只有黑白胶卷,他也是在暗室中冲洗,看着他拿夹子捏住底片,浸在药水中,再拎出时,就有人像了,好神奇!就像《天堂电影院》里的多多,对照片对电影,挺着迷,一直想知道电影如何拍出来的?



           那天穿着长的背心裙,料子是虎丘路上的正章买的(不知道,现在还有吗?)全毛的人字呢,灰白二色,是天津路上的扬州裁缝做的(当时,有名的裁缝一条街),裙子上的银钮扣也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一共十四粒,估计早没货了。


           当二十年前自己选定式样的服装,再穿上身,还有人注意到,说别致时,好开心!也许应该学服装设计,自己的眼光还是不俗的。潘哥拍的这张,喜欢,背影最适合自己。

                                      摄影潘敏


            来自台湾的杜铭秋老师,是同济大学建筑声学博士,中国美院副教授,他介绍了自然教育,讲起在这里,带着小学生,现场画鸟嘴。通过局部激发好奇,来认识不同品种的鸟,增强记忆。看着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觉得自己好贫乏,就像小学生,认不出几个,活到老学到老,只有这样,才不会被淘汰!遇到了一位知识渊博的好老师,三生有幸!

                                         摄影杨海明


           在鸟巢展区,拿出本子和笔,听杜老师讲解,这个细细长长的做工精致的巢,是织布鸟的,而且是母的。这种鸟,分床睡,为了保护鸟蛋不受损,爱心真伟大。口细窄,是防止蛇的入侵,母鸟在洞中可以啄蛇头,把它赶跑。


            他们拜托西双版纳湄公北岸的当地居民,收集到了四个鸟巢,二公二母,可以让学生触摸。这样的教育才是真正地接触自然,也想跟着小学生一起体验。



           海明在上海故事馆前,为大家讲解,上海的来历,如果浓缩,就四个字:沧海桑田。脚下是马赛克地砖,中间这块圆型的,就是河南路延安路上的老馆搬过来的,最大的是狗獾(起初,以为是狐狸)还有白暨豚、军舰鸟、市花白玉兰······都是上海曾经有过的动植物。



           在那些鸟类模型后面,大家随意站着,拍集体照,是杜老师的建议,效果真的不一般。




           和有趣的人,一起做有趣的事,真是美好的一天!

          注:这是修改版,当昨晚第一稿发出后,才发现重大失误,漏了自然二字,场地是上海自然博物馆。十分抱歉,尤其是愧对杨海明和杜铭秋老师。

再次证明,世上没有十全十美,只是极大化地减少失误罢了。人生本来就充满缺憾!(轻易地原谅自己,脸皮真厚)

                             杜铭秋老师的水粉画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片云的小屋

上一篇:抗击疫情:上海自然博物馆志愿者石云在行动 下一篇:返回列表
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尊重他人劳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oix.cn/jyjl/15662.html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黑话连篇】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 ... [更多]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蒲公英旅游网 联系方式:企鹅:25374320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