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景点大全 >世纪公园又现稀客,这次来的是谁?

世纪公园又现稀客,这次来的是谁?

2021-02-13 10:43:00

世纪公园又现稀客,这次来的是谁?

两年前的此时,我们发布过这么一篇文章——世纪公园的一只“鸭子”,居然让各地观鸟者纷纷赶来一睹芳容?

里面提到一只罕见的黑喉潜鸟出现在上海闹市中心的世纪公园,引来了众多鸟友的“长枪短炮”。无独有偶的是,世纪公园这片被摩天大楼环绕的区域总是会吸引一些稀客前来。

这不,五一前夕,就来了一只同样非常罕见的紫背苇鳽。


就其分布而言,我国东部广大地区乃至俄罗斯远东、朝鲜半岛和日本都是它们的繁殖地。每当冬季,它们会前往我国华南,以及菲律宾、婆罗洲、马来群岛等东南亚地区越冬。

图片来源:www.iucn.org

由于喜欢藏匿于茂密芦苇丛中,在观鸟者眼中,紫背苇鳽并不常见,所以难得出现一只总引起大家的关注。据IUCN(世界自然物种保护联盟)估计,它的种群数量在670-17,000只之间。

藏在水边的紫背苇鳽

而且对它的科学研究也十分有限,在中国知网上只能找到两篇二十多年前关于它的基础研究报道……



说文解字,“鳽”字到底怎么读?

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并没有收录“鳽”这个字;在辞海中,“鳽”字仅有一个读音  jiān

网络释义中,“鳽”字有三个读音,即jiānqiānzhān

称呼水鸟时读作jiān;在指代鹡鸰时,读作qiān

真正鹡鸰的代表——白鹡鸰

如今观鸟者们都很熟悉鹡鸰科的白鹡鸰、黄鹡鸰、灰鹡鸰,用鳽来指代鹡鸰早已不为人知了。

至于另一个读音zhān,意思与鸇(hé)字相同,简体字为鹖,通常“鹖鴠hé dàn”连用,即“夜鸣求旦之鸟”,指代我们曾在小学课本中学过的寒号鸟。另外提一句,寒号鸟也并不是鸟,它指代的是鼯鼠这一类动物!

人教版二年级上册,讲了一只喜鹊与寒号鸟的故事

但非常有意思的是,紫背苇“鳽”中的这个字不读jian,不读qian,也不读zhan!它并不在这三个读音中!

那么,紫背苇鳽究竟该怎么读合适呢?

让我们先来看看古老的康熙字典,在这里,它其实被标注了读音同研。也就是说和“研”、“妍”等字的情况类似。
  

上溯到《说文解字》,对于鳽是这样描述——“鳽,??也。鳽者古名。??者今名。此与隹部雃(jiān,通鳽)各物。从鸟幵声。古贤切。十二部。”相信不常看古汉语的朋友都会一头雾水,甚至观鸟爱好者中可能也读不出个所以然,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鸟类的名字中还采用“?”字和“?”字了。

在《尔雅·释鸟》郭璞注中,则指出“鳽,??。似凫,髙足,毛冠。”其中的“髙足,毛冠”还是可以和一些鸟类划上点关系的,这就是鹭类。它们有着长长的腿脚,而且繁殖期间还会在脑后长出漂亮的冠羽或翎羽,倒也符合“毛冠”这一说法。

鹭类中最常见的代表之一——白鹭 图片来自网络

而像紫背苇鳽之类的水鸟其实属于鹭科动物,没错,就是和“在危险边缘试探”的网红鹭是“亲戚关系”。

这动作,是不是一家人无疑?
叶海江 摄于世纪公园

所以在鸟类学界,大家还是倾向于将这个字读作yán。当你这几天前往世纪公园一睹它的芳容时,你可能会听到有人说“瞧!zǐ bèi wěi yán在那儿藏着呢!”


“鳽”字到底怎么写?

鳽字本身,右边的繁体鳥字,大家一定能想到这个生僻字其实古而有之。在小篆中,这个字其实是,也就是“千千鸟”,而在汉字的演化中“千千”变成了“开”,也就是鳽字。

如今在一些印刷体中,会将右边的鸟字旁简体化,也就使成为,还有一些书会从字的来源上将其左边转化为幵(读jiān),直接印刷出来,看起来就像是“千干鸟”

还有时候,有些人会将“鳽”错误地写成“鳱”。鳱的读音也有三个,分别为gān、yàn、hàn,读gān时指代喜鹊,读yàn时同“雁”,这两个读音倒也和现代鸟名联系得上,而hàn在古语里通常是“鳱鴠”hàn dàn两字连用,与前面提到的“鹖鴠”hé dàn类似,都是指代鼯鼠一类。


相信大家也注意到了,鸟类的中文名中有很多生僻字,为什么呢?这就不能不提我国鸟类学之父郑作新老师了。

郑作新院士(1906―1998)

上世纪五十年代,拥有深厚古文功底的郑老,在整理审定中文鸟名的过程中保留了许多古代用于指代鸟类的汉字,并创造性地运用于符合其外观和习性特征的具体鸟类身上。

郑作新与夫人陈嘉坚 1945年在福州

鳽字也是同样如此,如今在广义上,它所指代的是鹭科鸟类中那些习性诡秘的类群,就像《中国海洋与湿地鸟类》这本书中对它们的描述:


在狭义上,鳽在英文中对应的是Bittern这个单词;在分类学中,按照最新的观点,狭义的鳽是鹈形目Pelecaniformes鹭科Ardeidae鳽亚科Botaurinae的通称。

分布于北美洲的各种鳽 图片来源:https://www.sibleyguides.com/

这次这只明星紫背苇鳽属于鳽类中的苇鳽属,学名Ixobrychus eurhythmus(Swinhoe,1873)。它的模式标本产地就在福建厦门和上海。它的命名人是19世纪东亚地区著名的博物学家Robert Swinhoe(1836-1877),汉字名为郇和(huán hé)的他本职是英国的外交官,但作为最早出版中国鸟类名录的人,他在东亚地区有很多动物学上的发现,包括著名的獐、斑鳖也都是他所命名的。至于紫背苇鳽的英文名Schrenck's Bittern,则是为了纪念19世纪的俄国博物学家Leopold von Schrenck。

韩乐飞 摄


行踪诡秘的鹭类——鳽

紫背苇鳽的雄鸟头顶为黑色,脑袋后面沿着脖子到至尾部附近都是深栗色,可能远看起来有点紫红色的感觉,所以中文名有了“紫背”一说。而它们的雌鸟和幼鸟身上还有很多浅色斑点。

图片来源:https://assets.whatbird.com/

这次现身世纪公园的是一只成年雄鸟,在它浅黄色的腹部中间还有一条黑褐色的纵纹。可别小看这个纹路,当它呆呆不动时,这条纹路很容易帮助它与周围挺立的芦苇秸秆融为一体。

韩乐飞 摄

如果你用单筒望远镜仔细观察它的眼睛,还会发现它有一个怪怪的特点,那就是虽然整个虹膜基本为黄色,但在它椭圆形的瞳孔后侧却为黑色,从而使它的虹膜看起来就像一个“C”字型。

罗欣 摄

和大多数鹭类一样,紫背苇鳽喜欢吃鱼虾,它常常会悄无声息地穿行在水边植被中,伺机观察近岸的猎物,随即迅速一嘴扎下,将食物捕捉上来。



紫背苇鳽?捕食
叶海江 摄于世纪公园

在苇鳽属Ixobrychus中,除了紫背苇鳽,在我国还有黄苇鳽、栗苇鳽、小苇鳽和黑苇鳽。

其中,黑苇鳽Black Bittern Ixobrychus flavicollis,有时也被称为黑鳽,行踪与紫背苇鳽一样隐秘。

图片来源:https://www.hbw.com/

栗苇鳽Cinnamon Bittern Ixobrychus cinnamomeus,则浑身栗红色,眼睛和紫背苇鳽一样,有个“C”字型的虹膜。


小苇鳽 Little Bittern Ixobrychus minutus主要分布于欧洲,在我国新疆也能见得到,它也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

一只小苇鳽幼鸟

黄苇鳽Yellow bittern Ixobrychus sinensis,则是最常见的苇鳽,也叫做黄斑苇鳽,夏天的时候在芦苇丛中总有它们突然飞舞的身影。


至于苇鳽之外,鳽亚科中还有鳽类中体型最大的,属于麻鳽属的大麻鳽Great Bittern Botaurus stellaris。不同于几种苇鳽,在长江流域及以南区域,大麻鳽主要在冬季更容易见得到。不过浑身麻点的它如果处在静止状态,有时候还真难以在枯黄的芦苇地中找到它。一旦飞起来就是一副十分沉重的感觉了。


另外,还有三种鳽其实属于鹈形目Pelecaniformes鹭科Ardeidae鹭亚科Ardeinae的鳽属Gorsachius,包括黑冠鳽、栗鳽和海南鳽。它们的英文名都带有Night Heron,从身形上看,的确都和真正的夜鹭Black-crowned Night Heron Nycticorax nycticorax有几分神似。


其中最受人关注的是海南鳽White-eared Night Heron Gorsachius magnificus,它在演化上特化为在夜间活动和觅食,所以眼睛十分大。不过由于分布区域狭窄、栖息地破坏等原因,种群数量十分稀少,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IUCN Red List濒危(EN)物种。

图片来源:https://www.hbw.com/

而黑冠鳽 Malayan Night Heron Gorsachius melanolophus,则主要为亚洲南部的留鸟,在我国主要见于华南南部、台湾、海南等地。不过有意思的是,除了我国台湾以外,其他地方它都挺罕见。而在台湾地区被称为黑冠麻鹭的黑冠鳽甚至在大城市里也生活地很好,在台北市许多公园绿地甚至毫不怕人,一点也不像个害羞的鳽类。

台北市区的黑冠鳽

至于最后一种栗鳽(也被称为栗头鳽或栗夜鳽)Japanese Night Heron Gorsachius goisagi也常常是引人关注的罕见鸟种。它们近年来的种群现状并不乐观,由于其繁殖地和越冬地的低地森林栖息地被过度砍伐,目前数量锐减,全球估计数量不足1000对,同样也是IUCN濒危(EN)物种。


栗鳽繁殖于日本,在菲律宾和印尼越冬,迁徙时较少在华东沿海地区出现。在上海除了1917年5月17日在龙华地区、1989年于芦潮港有发现两只外,只在2017年10月和2018年5月于南汇东滩有记录。不过最新的消息是几天前有观鸟爱好者在上海植物园再次发现了它的身影。


鳽类虽然生活隐秘,但仍然会因为误食鱼钩、遭遇车祸、撞击风力发电机各种人类因素而致死。


下次再看到一只偷偷摸摸行动诡秘的鳽类,别忘了多看几眼,也请多多善待和保护它们!


我真的是鹭,别说我没有脖子
周寅 摄

(感谢观鸟爱好者Cvn-65的帮助,文中野生动物照片除标注外均为作者本人拍摄)


参考文献(向上滑动阅览)

AERC TAC. 2003. AERC TAC Checklist of bird taxa occurring in Western Palearctic region, 15th Draft. Available at: #http://www.aerc.eu/DOCS/Bird_taxa_of _the_WP15.xls#.

Brazil, M. 2009.Birds of East Asia: eastern China, Taiwan, Korea, Japan, eastern Russia. Christopher Helm, London.

Christidis, L. and Boles, W.E. 2008. Systematics and Taxonomy of Australian Birds. CSIRO Publishing, Collingwood, Australia.

Cramp, S. and Simmons, K.E.L. (eds). 1977-1994. Handbook of the birds of Europe, the Middle East and Africa. The birds of the western Palearctic.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Delany, S. and Scott, D. 2006. Waterbird population estimates. Wetlands International, Wageningen, The Netherlands.

del Hoyo, J., Collar, N.J., Christie, D.A., Elliott, A. and Fishpool, L.D.C. 2014. HBW and BirdLife International Illustrated Checklist of the Birds of the World. Volume 1: Non-passerines. Lynx Edicions BirdLife International, Barcelona, Spain and Cambridge, UK.

IUCN. 2016. 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Version 2016-3. Available at: www.iucnredlist.org. (Accessed: 07 December 2016).

蔡友铭, 袁晓 主编. 2008. 上海水鸟. 上海: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储照源, 乔振忠. 1999. 紫背苇鳽的繁殖习性. 野生动物.4:8-9.

多米尼克·卡曾斯 著, 何鑫, 程翊欣 译. 2020. 鸟类行为图鉴. 长沙: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何芬奇, 董文晓, 白清泉, 林剑声, 江航东. 2014. 中国大陆的栗夜鳽记录. 动物学杂志. 49(4): 630-632.

廖本兴. 2012. 台湾野鸟图鉴 水鸟篇 台中: 晨星出版.

刘义, 于国海,王世禄. 1998. 紫背苇鳽繁殖生态的研究. 野生动物学报. 6(22): 12-14

马克·布拉齐尔 著, 朱磊, 何鑫, 维蟠, 马子驭, 莫训强, 王吉衣, 钟悦陶 译. 2020. 东亚鸟类野外手册.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马志军, 陈水华 主编. 2018. 长沙: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上海野鸟会记录委员会. 2020. 上海市鸟类名录2019.

萧木吉 主编. 2014. 台湾野鸟手绘图鉴. 台北: 台北市野鸟学会. 

约翰·马敬能, 卡伦·菲利普斯, 何芬奇 著, 卢和芬 译. 2000. 中国鸟类野外手册. 长沙: 湖南科学教育出版社.

赵欣如 主编. 2018. 中国鸟类图鉴. 北京: 商务印书馆.


 
鸣谢:叶海江、罗欣、韩乐飞、周寅为本文提供照片。

本文为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科技馆分馆)原创,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lvluotougao@sstm.org.cn。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上海自然博物馆

上一篇:环世纪公园5公里一跑到底的梦想就要实现啦!内含福利→ 下一篇:返回列表
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尊重他人劳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oix.cn/jyjl/15253.html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黑话连篇】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 ... [更多]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蒲公英旅游网 联系方式:企鹅:25374320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