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景点大全 >深度不是新天地,不是田子坊,武汉黎黄陂路刷新旧城改造新面孔

深度不是新天地,不是田子坊,武汉黎黄陂路刷新旧城改造新面孔

2021-02-12 13:09:53

深度不是新天地,不是田子坊,武汉黎黄陂路刷新旧城改造新面孔

        武汉江岸老租界区,有个区域叫黎黄陂路,沿途有17栋民国保护建筑,1997年被江岸区政府开辟为街头博物馆而加以保护。2016年再次启动道路街区整治工作,如今它是这样的。

        武汉一直以来有丰富的文化积累,历史文化名城,但几乎很少有游客了解武汉的老租界区,明明貌美如花,却一直暗淡无名。初来武汉时,会惊叹这片区域,与上海租界相似,却比之有生气得多,热热闹闹烟火气十足。


黎黄陂路的前世今生

        18世纪60年代,英、俄、法、德、日在汉口设立租界。租界区的繁荣使汉口成为国际商都,2.2平方公里的面积,3600米长的沿江线,与上海、天津并称中国的“三大租界”。

        黎黄陂路600米余长的街道两侧,蕴藏着俄、法等五国租界的沧桑往事。追溯到1920年,南起江汉路、北至三阳路的租界区是汉口最繁华的商业、文化中心,可以说这一段几乎也是老汉口生长和发育的起始点。

        正因为如此,在这段既短且长的道路两侧,包括住宅、医院、商行、教会、俱乐部、工部局、巡捕房多项功能,几乎涉及当时租界生活的方方面面。17栋极具文化价值的建筑,很早就被修缮保护起来,但这些本应可代表武汉的文化资源要素在这10多年里却一直默默无闻,隐而不发。



        包括上海在内,对于原租界区内文化历史建筑如何善加利用这个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既爱又恨。以“外滩源”为例,成片区“改造”后,很快成了时尚大片“外景拍摄地”,外表丰满,内部功能却单一。


下图:上海外滩源

        而如今走入黎黄陂路,与之相似的情景是,街道上走的三三两两多扛着长枪短炮,与之不同的却是,一边有闲适街边慢品咖啡的年轻人,一边有纳凉散步的离休老太大声用武汉话大声说道“倒是不错,独缺了几个雕塑”……对游客而言,这“活着”的黎黄陂路,已然将武汉人用心生活的“劲头”铺展开来。


正是“化茧成蝶”时

        要知道,历来武汉发家的商人并不是靠票号、盐业或军械,没有特殊的资源和行政地位,汉口商业的发达全靠九省通衢的天然地理位置,几乎与官商无缘。但有趣的是湖北巨贾又大都与经营地皮与商业有关。时人评说当时中国有三大地产大王:一是上海的哈同,二是天津的高星桥,三就是汉口的刘歆生,不无道理。随着1861年开埠以后也引来了洋商迅速开办起洋货、金融、航运,甚至上海地产商最早的开拓,来这里建起“里分”住宅,成为在当时与上海并立的“海上双城”。

        如果抛弃黎黄陂路原租界的“身份”外,它的属性更多是一个传统的居住区。如今街区中除了修葺一新的17栋文物单体外,真正令人停驻脚步的反而是那些年代久远的“里分”社区。


这里的住宅大多是公寓式住宅和里分式住宅,以巴公房子为例(下图)。

        这也是汉口最早出现的多层公寓,作为一座俄罗斯风格的建筑物,平面单元式布局,各单元分别设置出入口单元分户明确。尽管巴公房子盛名在外,但真正令黎黄陂路别具风味的部分反而是珞珈山街房子以及相应住宅区部分。


珞珈山街房子/珞珈山街住宅区(下图)

      

      珞珈山街房子原系怡和洋行所建的高级住宅,房屋平面及三层墙身不规则,窗户大小不一,上下错落,清水外墙,红瓦坡顶,原为怡和洋行高级职员居住。街区内大量的是里分,里分最终形成了整个社区氛围,街头博物馆拉升了社区逼格,但社区的灵魂在于里分。

        来说说里分,里分的建筑多为二层小楼,是当时武汉城区中居住地段、环境、配套设施均为上乘的住区裙楼。里分的建筑结构使邻里关系密切,因生活设施普遍为公用,加上居民十分密集,这就产生了里分自然形成互帮互助的习惯,自然而然遵守某些不成文的生活资源分配规范。走进里分,揭开的是一幕幕老武汉真实的生活形态演绎。

        珞珈山街住宅区底楼业态自主更新中(下图:咖啡馆、油条、裁缝店),相信很快无需政府介入,这一番自我更新即将轰轰烈烈展开。

巷子里新开的小食馆


黎黄陂路没有未来?旧城更新个个不同

1、上海新天地-上海田子坊

        不得不承认的是,旧城更新实际上不可能决定旧城的经济发展,恰恰相反是经济发展从根本上推动旧城片区的更新。资金是启动旧城住区更新的资本,而社会和人文因素则是维系其更新稳步、健康发展的“可持续”资本。随着更新进程的逐步推进,两者会逐步由互相制约关系转化为互相促进关系。

        最早的旧城住区改造代表-上海新天地如今逐渐在被抛弃,这种采用大规模整体改造的方式虽然能有效缓解资金依赖问题,进而快速实现城市面貌的更新,但原有的文化被打破,过于商业化的操作手段使得片区不再有吸引力。

        上海田子坊作为自主更新的代表走出另一条路,这种渐进式的自建更新对高学历的年轻职业人士或文化从业人士有极大的吸引力,新迁入的中产阶级实际上是在以渗透的方式逐渐融入当地的社会网络。在这场从“贫民区”向中产阶级区转换的过程中,不仅片区在城市社会结构中的地位获得了提升,政府也节约了大量的公共投资。

        然而在田子坊发展到现在,超负荷的游客量以及放任自主的管理方式,令其未来发展艰难。

        以“文化为资本发展街巷”是田子坊改造运营的理念,而后通过“弄堂空间”+“文化资本”的联合,转身成为代表上海城市文化性格的著名“景点”。正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田子坊并没有统一管理招商,这使得最初的发展特别快,与原住民的融合自然融洽,但在随后的发展中,过于放任市场的结果就是引来不少炒房客,从二房东、三房东、四房东……一边是被租金压得艰难经营的商家,一边是下降的商品品质。无限制的游客数量进一步也将逐步压缩原住民的社区文化,也将离最初“文化创意产业园”的定位越离越远。另一方面正是这样的文化背景、建筑肌理,在业态上无法形成多样性,民宿办公几乎无法施展,最终形成以餐饮、旅游产品为主的又一“景点”。


2、黎黄陂路没有未来?空间很大、未来很近

        回到黎黄陂路,改造更新在空间上有三个层次,从建筑-地块-街区整体的多层次综合角度进行衡量,目前已走到第三阶段。黎黄陂路的风貌保护历时十余年,从最初对于单体历史建筑的修缮,到去年街区道路的整治,再到社区的更新,实际是经历了从点到线再到面,从外到里逐步推进的过程。

        一个健康、生动的历史街区除了商业功能外,还需要居住功能,工作与休闲的机会。好在区域构成完整,包括已有开敞空间及公共绿地,目前已有餐厅、酒吧、咖啡馆这一类餐饮类业态,另有一些包括艺术工作室、设计工作室也已悄然进驻。

        如果把街区分为两大块,那么内部会以“住”为主,包括常居客以及为游客提供的住宿功能,中间部分可能是办公,在外围是也已形成的商业、零售业、餐厅、酒吧等。在这个过程中,内及中部的部分永远都是整体街区未来能走多远的核心,新居民/社区参与者的介入,实际是换血的过程,社区社群不断更新,自主更新能够实现,但同时设置干预措施,鼓励该鼓励的,排斥该排斥的,提倡小型私营业主及家庭式的运营模式,实际即是在鼓励非标准化、规模化的经营特色,最终呈现的是整个黎黄陂路的特色特征及个性。




更多内容,请参考孚园公众号系列文章:


集体建设用地即将入市,楼市王炸还是政策链条下的最后一环

上海的风情还在吗?拆违的真相

来,来扒一扒上海土地新政的八卦

上海的风情还在吗?-有关历史风貌保护的故事

“文化激活,旅游IP化”的生意经

购物中心娱乐业态更迭加速,与旧时代说再见

商业重构进行时

商业开启“都市微旅游”时代好奇吗?

好奇吗?大IP《黑皮笔记本》笔下银座50年来的变化?

小镇|农业产业小镇传奇-格拉斯小镇(GRASSE)

阿尔托的现代芬兰——圣诞老人故乡Rovaniemi

100个经典特色小镇案例,告诉你3个关键问题

台湾宝藏岩-违章建筑如何变身“艺术桃源”?

图森峡谷农场,最为纯粹的度假及健身胜地-世界十座顶级沙漠度假村之一




孚园投资

              ID:FParkInvest                

孚园致力于提供创新型资产增值方案,集合投资管理及运营服务两大平台,专注于中国一、二线城市的商业及文化项目,为合作伙伴及投资者创造长远价值。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孚园

上一篇:上海旧弄堂的味道——田子坊 下一篇:返回列表
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尊重他人劳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oix.cn/jyjl/15219.html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黑话连篇】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 ... [更多]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蒲公英旅游网 联系方式:企鹅:25374320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