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景点大全 >田子坊姑娘第一次

田子坊姑娘第一次

2021-02-12 13:01:31

田子坊姑娘第一次


有些事不要总是埋在心里,埋在心里时间久了,大家就都输了,输给了青春。PS.本文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谁的青春不流氓?


赵灵儿放下沉重的行李箱,虹桥动车站已经濒临夜幕。


她第二次到这座城市来,第二次找那个当年她初恋的少年。


这是五年前袁安给她的承诺。


那年袁安打架被退学了,他爹妈叹气说已经换了一所学校了,这孩子戾气重,脑筋笨,读不了书,跟着四叔去上海帮忙吧。


袁安不肯去,四叔摇摇头,走了。


他爹妈说你不读书想去干吗,袁安说再等等。袁安没了目的,在小县城里转悠了三个月,每天就是台球室,在学校门口等着哥们放学出去浪。有一天眼镜儿说安哥你别来找我们了,快高考了,还想着考个专科,以后没个饭活儿,要给爹妈打断腿。


袁安吹胡子瞪眼,转身走了。


晚饭后,袁安没了主意,上街闲逛。又路过了学校。


那天晚上他一个人爬到学校的天台上,下面在晚自习,他没说话,燃起一根烟。忽地,他听到动静,一个囫囵越过栏杆一转身,他看到四班的赵灵儿也窝在天台的另一面。


袁安溜到赵灵儿背后,她似乎不太开心,手里拿着课本,坐在栏杆上晃荡腿。冬夏换季了,星空下尚且微暖,校园里还是穿着衬衫校服。那天赵灵儿的领口开了两个扣子。袁安借着月光,想吓她一跳。却意外扫到灵儿的领口,白皙的肤色,微隆的乳沟。细风吹着领口的衣角晃悠,锁骨有汗,顺着棱角滑进乳沟。


袁安呆住了,他打了一个寒颤,赵灵儿一惊,一个打滑摔了下去。袁安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顺进她的腰,迅速得拽了回来。


赵灵儿一看,是袁安。


她傻眼了。


袁安退学后来收拾东西那天,赵灵儿就躲在他们教室外的窗缝偷看。校园里无所不知的,这个女孩暗恋袁安很久了。


袁安玩笑着说,这种好时候为什么没有酒。


赵灵儿不敢说话,脸红的噗嗤噗嗤,一路红到颈下的乳线里,就像平时看到袁安一样。

袁安知道这女孩喜欢他,因为学校里喜欢这个帅小子的女孩多了去了。青春期作祟,荷尔蒙之间的互动总是那么诡秘。


袁安摸了下赵灵儿的头发,没多说话,他亲亲吻了一下灵儿的额头。


灵儿长得并不惊艳,但是脸圆圆的,像个孩子,且她的嘴唇是微翘的那种,很吸引男人的唇舌。


灵儿本是红着的脸更加紧张了。虽是喜欢着面前这个男生,但是她之前几周还和一个照顾她无微不至的男生有了小小的约定。而就在之前,她也是将刚回复完那个文科班男生的信息的手机塞进抽屉才跑上天台思考一下人生的。


这时袁安的手老道地滑进灵儿的衣角里,他拨弄着灵儿背部的内衣带。


唬,四个扣!赵灵儿,我平时怎么没看出来?


袁安玩笑着,指尖在赵灵儿的背部游走,赵灵儿从来没有感觉到过,一个身形健强的异性,一手揽她入怀,一手在她背脊的肌肤间游走。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况且,这个男生她还暗恋了一年多。


袁安吻过赵灵儿的鼻尖,发梢,眉角,眼窝,心扉。暖流涌进灵儿的喉管,她不禁发颤,她不禁主动,她不禁紧贴着袁安,将唇送上。她的书滑落在地上,她不敢拥抱袁安。平时她应该一把扑向闺床,此时她却被一个男人捂在怀里,搂在心里。


她知道要出事了,可袁安没有对她怎么样。袁安一把转过灵儿的身子。灵儿第一次这么热切地,紧张地,感受到,一个男人温暖的时刻。


她楼下的逗逼同桌经常在课堂睡醒之后,向她展示自己裤间的勃起。逗得她羞红着脸说说笑笑。可等会儿,她可能要第一次,用不同的方式。去面对这个对处女来说,具备着好奇感而又略带恐惧的玩意儿。


袁安是个很直接的人,他总认为十七岁了,多大的人了,现在信息网络如此发达,有啥东西面前这个殊不如兴奋与性感的女孩子其实并不是很清楚,也从来未体验过的被男人微暖的滋味。


像是果子熟了,掉落在丰润的土壤地里。


像是海天亮了,升起在洋湾的橙色朝阳。


或像是断奶的孩子刚醒了。


又像是晚归的酒鬼又醉了。


晚自习课间的铃声响了,楼下的同学们像炸开了锅的涌动起来,声响,脚步,摆动,风声鹤唳。天台更加紧张起来,怕是有无聊的生人上了天台,岂不是全校闻名。可袁安似乎并不在意。在赵灵儿正寻思着这件事时。袁安夺走了高三四班赵灵儿的初吻。赵灵儿一愣,把先前的紧张与不安都打破了,她随着这一吻站起来了,却被袁安健实的手臂按着肩膀无法动弹。


沉寂几秒之后,赵灵儿低着头,散着发,晚自习前刚洗过的头喷发着某种洗头膏的香味,捂在发线里的袁安吮吸着这般滋味,他来回摆动姑娘的肩膀,让姑娘的身体跟着自己的躯体相互蹂躏,相互折磨,相互不畏惧这课间闹热下的星星点点,斑斑驳驳。


赵灵儿感到偎依,感到暖和。她感觉袁安手臂的温柔多过于他的甜言蜜语。像是双翅捂着她最近压抑的心情,给她一个空间休憩。


她感觉舒服起来,是那种带着心里撕裂余痛的,说不出的舒服。三天后,在教学楼的天台和赵灵儿说:老子撤了,你好好呆着。赵灵儿像往常见到他一般,愣住了:


“你要去哪儿。”


“上海。”


“啥时候回来。”


“我不回来了,跟我四叔混,你好好读书,考到上海来,我去接你。”


“上海很难考。”


“更难混。”袁安回复到。


又三天后,袁安消失在这个城市,他本就不属于这个小县城,父母在另一个县工作,拿他的戾气没辙了,托了很大的关系,才从原来的县中转到这边儿来,现在他要离开这里,去上海,去浦东,去远方,去一个赵灵儿见不到的地方。  


半年后,赵灵儿考到了上海,却在此后的大学四年里再没遇见这个给了她“我来接你”的承诺的混小子。  


直到她在大四毕业那年赶着去同学的生活派对,进错了一家酒吧......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作家张子墨

上一篇:徐春阳田子坊模式的社会性意义 下一篇:返回列表
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尊重他人劳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oix.cn/jyjl/15125.html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黑话连篇】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 ... [更多]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蒲公英旅游网 联系方式:企鹅:25374320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