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景点大全 >田子坊:大上海里的旧时光

田子坊:大上海里的旧时光

2021-02-12 12:58:36

田子坊:大上海里的旧时光

田子坊位于上海市卢湾区泰康路210-274弄,是一片保留完整的历史“里坊”。泰康路原本是一条杂乱的马路集市,后经当地政府开发打造成一个创意产业园区。现在成了先锋视觉艺术的聚集地,名声大噪,同时也逐渐变成上海市民休闲娱乐和各地游客旅游观光的好去处。


第一次知道田子坊,是在一名网友的博文里,她称田子坊是上海最具小资情调的地方,我被她博文里唯美的照片深深吸引。一次出差的机会,我终于如愿以偿。

到了上海,乘坐地铁九号线到打浦桥站下,从一出口出站,根据指示牌穿过马路,向右走大概几十米,便见到了田子坊。在树荫的掩映下,一座大理石的牌坊矗立在小巷口,牌匾上镶刻着三个端庄的铜色大字:田子坊。两边的立柱上刻着一副对联:“老坊新坊笑迎八方客,是田非田丰收五谷粮。”这幅对联就道尽了田子坊的魅力。

 

从老厂房到“艺术生活区”

 

田子坊位于上海市卢湾区泰康路210-274弄,其核心区域包括“三里三坊”(天成里、和平里、发达里、薛华坊、志成坊、平原坊),是一片保留完整的历史“里坊”,占地两公顷,建筑面积约三万平方米。


田子坊所在的卢湾区(现已和黄浦区合并,组成新的黄浦区),解放前是法租界,当时有一大批在上海的文艺界人士在此居住,如丁玲、胡也频、沈从文、徐志摩、萧红、萧军、张大千、刘海粟、丰子恺等。在这里曾有洪深的戏剧协社,田汉、欧阳予倩的南国社;《新青年》、《生活周刊》等著名刊物都曾在此出版。


而始建于1930年的田子坊,也得风气之先,成了“华洋”结合区。著名画家汪亚尘携夫人曾入驻志成坊隐云楼,他曾在“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任教务长兼师范学校校长,并和其他艺术家创办艺术家协会“力社”,为田子坊植下了最初的文化因子。


解放后,这里陆续办起了弄堂工厂。据统计,上海人民针厂、上海食品机械厂、上海钟塑配件厂、上海新兴皮革厂、上海纸杯厂、上海华美无线电厂等都曾在这里生产经营。90年代的旧城改造、产业结构调整等,导致这里的大批制造业工厂倒闭,厂房和仓库被闲置。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冲击了上海的房地产市场,这批被闲置的旧厂房和仓库没被拆除,保留至今,不过现在大多已经被出租给艺术家、商家装点成工作室或商店了。


1998年前的泰康路,还是一条“下雨一地泥,天晴一片尘”的马路集市。1998年,当时的卢湾区政府主导开发泰康路艺术街,打浦桥街道办事处实施马路集市入室工程,使这里焕然一新。1999年,打浦桥街道办事处以10年免租优惠政策引进“一路发”陶瓷有限公司,同年12月第一家特色店“一路发”陶瓷卖场在泰康路37号开业,标志着泰康路文化定位的确立。


那时,它的名字还叫“泰康路艺术街”。


2000年1月,著名画家陈逸飞入住泰康路200号,建立了他的油画工作室、陶艺工作室和摄影室以及“逸飞之家”。2000年6月,引入吴梅森作为泰康路艺术街的总策划。陆陆续续地,尔冬强、王家俊、李守白等艺术家都到这里建立工作室。这年夏天,画家黄永玉以《史记》中记载的画师“田子方”的谐音,给210弄取了个新名字——“田子坊”,寓意此处将是艺术人才和艺术成果荟萃之地。自此,“田子坊”便以艺术区开始闻名遐迩。


从创立到现在,田子坊规模越来越大,文化聚集效应越来越明显。如今已有18个国家和地区的艺术人士入住,拥有各类商户370多家。其中,文化创意企业达240多家,占总量的65%左右,成为上海文化企业的重要集聚地,并形成了10大文化亮点,即陈逸飞工作室旧址、尔冬强艺术中心、张毅和杨慧珊琉璃艺术博物馆、陈海汶摄影工作室、贺友直书画社、郑伟乐天陶社、王吉音油画社、陈瑞元摄影工作室、李守白剪纸、艺术厅堂版。随着影响力的增加,田子坊被誉为“上海的苏荷”、视觉产业的“硅谷”。


然而,田子坊的特别在于,它不仅仅是一个如北京“798”一样的艺术聚集区,它更是一个艺术、商业、居住交融的特别存在。它没有像很多所谓的“创意产业园”一样“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世界”,而是在旧有的基础上生发出新的“艺术集群、商业兴盛和旧上海市井生活”和谐共生的形态。


你在此不仅能欣赏到各种先锋艺术,体验到便捷的购物休闲,还能领略到已经很少见的旧上海居民的市井生活,感受一下大上海的旧时光。因此,有人把它称作“艺术生活区”。

 

 在弄堂里找寻“旧时光”

 

田子坊的旧,首先就是那些被完整保留下来的旧建筑。

田子坊的民居,多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兴建的,保留了旧上海弄堂的原始风貌。弄堂是上海人对里弄的称呼。它既不同于传统的中国江南民居,也不同于任何一种西方建筑形式,它是租界时代中西建筑形式合璧的产物,它成为了近代千万普通上海人最常见的生活空间,它构成了近代上海最重要的城市建筑特色,它最能代表近代上海城市文化特征,它是近代上海历史的最直接产物。可以说,没有弄堂,就没有上海,更没有上海人。


进入田子坊,穿行在迷宫一样的弄堂里,尽管两边的建筑或被艺术家们刷上SOHO(苏荷)的色彩,或被商家装点成Modern的形式,但都遮盖不住它原有的沧桑,这才是田子坊的底蕴所在。


田子坊多以三四层的青(或红)砖楼房为主。房子的大门,改造了传统汉族民居的样式,以石头做门框,以乌漆实心厚木做门扇,多是单扇,简约实用,因此也被称作“石库门”。石做的门框保留得还是比较多,但原来的门扇就很难见了。志成坊的门牌就是典型的石库门,想要了解的朋友,可以去用手触摸一下这个建于民国十九年(公元1930年)的建筑,感受一下历史的温度。


解放后兴建的厂房和仓库,内部已被改造成一个个的艺术空间、创意空间,很难见到原有的格局了。不过从外面还是看得出计划经济时代的印记,至少你可以从一张小小的门牌上了解到这里原来是生产什么的工厂。随处可见的、就那样裸露在街的铁管和蜘蛛网一般密布的各种线路编织成一种场景,当你凝神注目,会让你有那么一瞬间,穿越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看到穿着整齐工作装的上海工人们在车间里紧张地工作着。


田子坊的建筑里,我最喜欢的还是那家“Garden”(漫步者花园),全然中国江南民居式的小院子,木质的牌坊已有朽烂的痕迹,青瓦覆盖下的木板房看起来岌岌可危。在田子坊一遍红砖青瓦中,显得那么独特。我想她应该是“志田坊”建坊前就存在的吧,一定是旧上海乡村建筑的残留。如今,它被改造成一个特色咖啡馆,虽然名字充满了诗意,却稍显可惜。这样的地方,我总觉得应该住着一位大师,大隐隐于市,吸引着许多年轻人慕名来访。


在田子坊,集中了上海自开埠以来的各种建筑形式:典型的江南民居、西式洋房、中式石库门、里弄建筑和解放后的工厂仓库。走在这里,就如同穿行在上海的历史里。

田子坊不只是个“旧地方”,她还网罗了许多代表旧上海的标志性元素,成为那些喜欢怀旧的发烧友难得的“天堂”。如果你想要淘一点那些曾经耳熟能详,现在却快要消失的东西,那么“上海老百货商店”是个不错的地方。我进去的时候,正好遇见几个女游客挑选货架上的护肤品。


改革开放前,上海主要生产的商品,除了“三大件”之外,就是“上海药皂”和“雪花膏”让我记忆深刻了。那个时候爱干净的小伙,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上海药皂的味道。而那个时代的姑娘,多数都会备有一盒“雪花膏”。上海最早的雪花膏是“宫灯牌”和“咏梅牌”,后来出现了“上海女人”,这种护肤品擦在脸上,不仅会渗透进皮肤,彷佛像雪花融化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油腻感,所以人们叫它做“雪花膏”。而解放后最著名的就是“百雀羚”雪花膏了。除此之外,“大白兔奶糖”也是那个时代过来人甜蜜的记忆。


走在田子坊的里弄,处处都有惊喜,处处都有旧时代的印记。不管是商家的刻意为之,还是它们原本就在那里,都会迎来游客驻足。巷口的一幅京剧剧照、墙上张贴的旧上海风格的女人画像、墙角用老式石磨装点的街景、化缘姿势的罗汉石像……都会迎来游客的拍照留恋。最让我感慨的是,一个窄巷的尽头,墙上挂着一排信箱,被刷成了五颜六色。也许是某个艺术家的杰作,他似乎想以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们,在科技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我们享受着“快递”的便捷之外,似乎缺少了“慢递”时代的那份期待与感动。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许多代表着历史记忆的东西都逐渐消失了。但田子坊幸运地保留了下来。留下来的,不只是现代化城市丛林中一片小小的老旧建筑,还有那些不愿搬进现代化楼房的市民,和他们的市井生活。居民楼上,随处可见晾晒着的衣物,就那样大大方方的在那里,和飘扬在空中的彩旗一样,引来人们的驻足观看。而提着大袋水果和蔬菜的居民,从容地走过咖啡馆、餐厅和商铺林立的弄堂,形成一道奇异的风景……

 

“小资”们的理想国

 

 近代中国,一度成为资本主义最为兴盛的地方,而随之孕育的“小资”的生活方式,成了上海的文化特色。一个真正的“小资”,是具有一定的生活品位、思想水准和艺术鉴赏能力的人。而一种真正的“小资”生活方式,是时尚、流行与经典相结合的。随着时代变迁,“时尚、流行与经典”的表现形式也在变,但其对品味生活的追求核心不会变。田子坊就是一个不同时期“小资”生活方式的活的博物馆。


走进田子坊,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些鳞次栉比的艺术工作室、创意空间、个性商铺、咖啡馆和餐厅,这些似乎是“小资”生活方式的必备元素。在那里,你可以不采购、可以不喝点咖啡、可以不尝点美食,但是不能不参观一下那些艺术工作室和创意空间,感受一下田子坊浓郁的艺术气息。


其中,“陈逸飞工作室”旧址是我非去不可的地方。它位于210弄2号甲,原是上海食品工业机械厂木工间旧址,是艺术家陈逸飞最著名的艺术工作室之一,其著名之处不仅在于它曾是艺术家生前最重要的创作地,更是因为它的存在,像给田子坊注入了一针兴奋剂,使它焕发出新生。


进入工作室,一张黑色的长桌安放在屋子的正中,旁边透明玻璃柜里陈列了许多大师生前使用过的东西。客厅的尽头是间小房子,木门敞开着,阳光从窗户洒落下来,落在沙发和小桌子上;墙上和墙角,挂着、放着大师生前的画作。一切显得那么古朴、雅致,体现出大师的趣味。


除了参观各式各样的艺术工作室和创意空间,里弄里还活跃着一群街头艺术工作者,他们或提笔挥毫、或支着画架画油画、素描。


或许是受艺术气息的影响,田子坊的商铺都极具个性。除了像“陶笛公社”、“便所餐厅”、“气味图书馆”、“陈海汶传统相机制造坊”等本身就极具创意之外,那些卖衣服的普通商店,也会被商家装点得意趣盎然。如一家卖休闲服的商店,店主把门口的模特的头,换成马和兔子的头,一下让游客觉得充满趣味。


田子坊是吃货的天堂。除了像“上海老豆花”这样当地特色外,还有“藏珑泰极”泰国菜、“Bloom酸奶工坊”、“丹式”家庭料理、“Pizza e Pasta”、“钟乙”奶茶等各式各样、风格迥异的餐饮。


其中,248弄23号的“泰迪主题餐厅”堪称少女杀手。它是一家以“泰迪熊”为主题的泰式餐厅。一进门,你就像闯入了一个“泰迪熊”的世界,各种尺寸的泰迪熊陈列在餐厅的各个地方,甚至是厕所也是一副“熊样”。泰迪熊主题餐厅为三层,一楼主要是泰迪熊的陈列室,只有两个供客人喝饮料的小桌子;二楼是“DIY熊”的空间;三楼才是餐厅,招牌菜主要有:海鲜菠萝饭、椰香炒什菜、青咖喱牛腩、金不换炒河粉等。


田子坊显著的特色就是无数风格各异的咖啡馆和酒吧,这便成了“小资”们的集散地。工作之余,约上三五好友,点几杯咖啡或酒,对坐而饮、侃侃而谈,享受美好的休闲时光。田子坊的咖啡馆和酒吧,很多完全是西式的装饰,这让那些远离家园的外国人流连忘返,他们经常一坐就是大半天。也许,和煦的阳光温柔地抚摸在身上,凉风轻轻撩拨着头发,淡淡的咖啡香蕴绕在周围……他们会想起自己很久没有回去的家乡。

 

田子坊是一个浓缩版的旧上海,她像一个鲜活的博物馆,承载了许多人的记忆;然而,她却又彰显了无限的活力,代表着不断超越的新上海。或许,这就是她的性格:在都市的快节奏里淡定从容、兼包并蓄;在陈腐的生活里意趣盎然、勃勃生机。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如视我闻

上一篇:别找了!还原老上海的「露天烧烤排档」,田子坊就有! 下一篇:返回列表
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尊重他人劳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oix.cn/jyjl/15105.html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黑话连篇】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 ... [更多]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蒲公英旅游网 联系方式:企鹅:25374320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