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景点大全 >寻找陈逸飞的田子坊

寻找陈逸飞的田子坊

2021-02-12 12:58:22

寻找陈逸飞的田子坊

没有艺术家的独具慧眼,以及众多有识之士的呼吁与拥趸,许多弄堂和胡同里的艺术社区或许早已消逝在旧城改造的推土机之下。一旦失去,消失的不仅仅是砖瓦与旧梁,还有比这些旧宅更为重要万倍的城市记忆和历史底蕴。——纯道题记


上海,卢湾,泰康路,田子坊。

过去,只有小部分画家,特别是油画家,才了解它;今天,大部分上海人都知道它,尤其是都市白领,还有不远万里来到上海的老外们。了解它,亲近它,正因为藏在深闺之中的它,给人神秘与复古的遐思。这里有一个画家工作室的聚集区,连弄堂的空气中都散发着艺术与创新的气息;还因为它隐于闹市,虽然转弯处的弄堂小道只有比肩的宽度,却鳞次栉比布满了时尚潮店、咖啡小馆和微型酒吧。

已经整旧如旧的田子坊,正成为时尚达人最喜欢的造访之处,和约会之所。有人甚至这样认为:“没有去过田子坊,说明你已经被潮流遗忘,表明你的情趣OUT了”。挤入狭窄的过道,贴身擦过斑驳的老墙,各式店铺招牌散发出的视觉盛宴,让人目不暇接,只能有走马观花的感觉,好像自己已经穿越至二十世纪早期的时空之中,远离了满目高楼大厦和宽敞马路的二十一世纪。

发现它,并挖掘出它价值的人,是一个影响力穿越中国、跨越太平洋的艺术家:陈逸飞。当初,陈逸飞相中这里做艺术工作室,完全是想对闲置的旧街道工厂的再利用,因为这些空旷的空间恰好达到画家工作室的要求。工厂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民居中间,这里的街道工厂都是短命的,它们存在的价值似乎就在等待着自己的“转世”。直至等到了艺术家的进驻,才算找到了这些厂房的真正价值。陈逸飞说:

“画家并不是在创造美,而是发现美,是把美的东西传达给观众。好的画家应该是一个真正的文化人,他的眼睛不能只局限于一块小小的画面。”

文如其性,画如其情。陈逸飞从旧上海形成的石库门建筑天地中发现了美,在夹杂于民居中的老厂房里发现了价值,将已经奄奄一息的美丽景致起死回生。打造成极具文化气息的艺术新天地,陈逸飞功不可没。曾经有人听说陈逸飞要开设自己的艺术工作室,便建议他到苏州河畔去,没有想到他立马反对:“那里一到晚上人都没有,吓也吓死了,怎么画得出画来!”选择泰康路,因为它就在城市的心脏位置,有着上海旧城特有的味道。一个有品味的上海男人,最终选择了一条有品味的弄堂。

泰康路一带,曾是旧上海法租界的南端,与华界仅一街之隔。当时,沿着南面的黄浦江畔陆续建设了一些企业,这些企业的附属工厂向北延伸,就扩展到了泰康路(旧称贾西义路)。1930年时,泰康路附近的小作坊、小工厂已经有三十多家。作为商业区与工业区的过渡地带,加上华洋人群的混居,这一带便有了纷繁复杂的建筑风格与空间格局。

田子坊的具体地址是泰康路210弄和220弄,由于它不是一个纯居民区,陆续建造起来的厂房又成为了上海不同年代里弄工厂的缩影。在这些小企业中,比较有规模的包括上海食品工业机械厂、上海钟塑配件厂等。不过,值得留意一下的是,1936年,田子坊弄堂里竟然设有一家“中国美术纸厂”,由此让这片天地早早地与美术结下了渊源关系,似乎昭示着这里必将成为未来艺术人士的聚集区。

始建于1930年的田子坊,原来是由多个“里”弄和“坊”间组成,包括有天成里、和平里、发达里、薛华坊、志成坊、平原坊等,最初是一个中西结合,厂房与民居混合的社区。1949年前,这里居住有许多海员、医生、画家、还有洋行里的会计等人群,相当于今天的白领阶层和中产阶级社区。

新中国成立后,田子坊这一带的石库门建筑全部被收归国有,再经由各单位统一分配,很多原本一户人家居住的房子住进了五六户人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又分配给了一批没有住房的下层人士。当大量的平民密集地居住到一起时,这里成为了上海居住密度最高的区域之一。一个往日的“上只角”顿时成为了令人皱眉的市中心“下只角”,文化的气息随着赤膊乘凉、穿着睡衣穿行的人流消失得不见踪影。

上世纪九十年代时,上海产业结构实施大调整,几乎所有的里弄工厂效益逐年下滑,停产后的许多厂房闲置多年,包括泰康路上的街道工厂留下了许多破旧的大厂房。在陈逸飞来到这里之前,泰康路是一条十分丑陋的小马路,街头集市把柏油马路总是弄得湿漉漉的,从鸡粪死鱼中散发出来的臭味,不得不让人捂着口鼻迅速离开,马路两边的建筑也是一片败落,感觉就像来到了大都市里一块被人遗忘的角落,完全无法将其与艺术的氛围联系到一起。

1998年开始,陈逸飞工作室、王劼音工作室、尔冬强艺术中心、陈逸鸣工作室、郑袆陶艺工作室先后入驻田子坊。作为陈逸飞陶艺工作室的地方,原来是上海食品工业机械厂的木工间,建造于1935年。从外墙看,有些破旧,但坐落在田子坊弄堂的主巷道上,占据着十分有利的位置,来往的路人想要忽视它的存在并不容易。

陈逸飞选中的老厂房面积大约有800平米左右,在开设自己的第一个工作室后,陈逸飞又把楼上难以为继的公共浴室也租了下来。经过装修,变楼阁为展示室,下面则安置了瓷窑,创作起他并不熟悉的陶瓷和雕塑,这正是他想用心投入的新艺术领域。

陈逸飞陶艺工作室保留了原建筑古朴、浑厚的特点,经过他的精心布置,似乎一下子把时光拉回到了上世纪的旧上海,一台老式唱机即使从未打开,也依然感觉到那质朴的三十年代老歌在嘤嘤作响。休息区边上的壁炉并非只是摆设,它完全可以用于升火取暖,在隆冬时节,坐在陈年的皮沙发上,围在壁炉边喝上一杯咖啡或红茶,谈论着最新的艺术潮流,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必定会得到新的升华。陈逸飞曾经说:

如没有特别的事,一般每天下午二点以后我都会在画室,一直到晚上,甚至深夜,有时也利用这段时间和别人谈谈工作或其他事情,我想把我的事业做大,但绝不会放弃我自己的艺术标准。

依仗着陈逸飞的名气和财力,当时弄堂里破产企业的负责人多次找到他,希望陈逸飞可以租下更多的厂房,以帮助解决职工医药费报销等困难。面对乞求的目光,陈逸飞把这样的社会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好在他的跨领域大视觉产业链正在形成之中,也需要一些不同的空间可以容下自己概念中的作品、产品和商品。当然,有着商业智慧的陈逸飞也做起了二房东,通过差价收入来贴补自己工作室的房租。

有一段时间,破产街道工厂随时随处发出的敲打声音,以及里弄阿姨的喧嚣和小贩们叫卖声,让陈逸飞感觉非常不爽,认为这“有碍田子坊艺术园区的美观”,于是他又把更多邻近工作室房子租了下来进行改造。这样的一来一去,大半条田子坊就都成为了陈逸飞的地盘。当时,在泰康路一带的里弄阿姨都知道,“这田子坊一大半都是陈逸飞的”。今天,当人们佩服与羡慕陈逸飞的远见卓识之时,可能很少有人想到,他当初其实有着太多的委曲与无奈。

在进驻的最初阶段,弄堂里还经常堆满各种装修垃圾。当生活垃圾与建筑垃圾混杂在一起时,散发出来的臭味与流淌出来的污水,简直令人无法忍受。对细节一向十分讲究的陈逸飞实在看不过去,便会指着一堆垃圾大声嚷嚷,还跑到居委会投诉,要求尽快解决垃圾的清运事宜。如今这嚷嚷的声音已经远去,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陈逸飞的名字却永远与田子坊联系到了一起。

在陈逸飞之后,最早来到田子坊的画家是王劼音先生。2001年,王劼音把自己的画室搬到田子坊。出生于1941的王劼音,毕业于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与陈逸飞是同班同学;之后又任教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1986年起,王劼音在奥地利维也纳造型艺术学院高级版画班和国立维也纳应用艺术大学哈特教授工作室进修。作为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和上海版画会会长的王劼音在国内外的重要展览中多次获得奖项。

田子坊里的尔冬强艺术中心也创办于2001年,由两栋小厂房改建而成,面积达到800平方米,分区设立了展览空间、版画工作室和咖啡座。作为一名在专题摄影与建筑摄影上形成个人特色的摄影家,尔冬强的艺术天地其实从一开始就是跨界与多元的,由艺术家主办的学术交流展、绘画展、摄影展、音乐会和沙龙活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田子坊里人气最旺的地方。虽然只是一个私人主办的艺术中心,却俨然像一个公共艺术空间,思潮在这里涌动,目光在这里交汇,不时迸发出一个个混沌初开时代里的最强音。

之所以把这里叫做“田子坊”,则归功于另一位艺术大师黄永玉。史料记载,“田子方”是中国最古老的画家,是中国艺术家的鼻祖。传说古代宋元君召集一批画家在一起作画,画家们在宋元君面前都假装谦虚,恭恭敬敬站立着作画。只有田子方一个人回到寒舍,解开衣服,伸长腿脚,坐着作画,一派怡然自得的样子,在随意中奔放起自己的绘画灵感。宋元君知道后,认为田子方才是真正的画师。当这个故事流传下来之后,田子方便成为了史料中记载的第一个有姓有名的画家,自然成为了中国画家的“祖师爷”

土家族大画家黄永玉根据这一传说,为泰康路210弄题名为“田子坊”。取其意蕴,喻意艺术人士集聚地,希望看到像田子方一样的画家们,在这里可以真情流露,自由创作,汇集灵感。有一天,黄永玉应朋友之邀赴宴,酒肉穿肠过,老人家醉意正浓,才气大发之时,有人提议黄永玉为210弄题写一个弄名,他略加思索后便果断写下了“田子坊”三个字。从此,泰康路210弄,就有了一个艺术味浓度极高的好名字。

设计了中国第一张生肖《猴》邮票的黄永玉可谓是个取名高手,他为许多地方取过佳名。他自己的起居室名为“老子居”,同样有着不凡的溯源:黄永玉17岁时到福建泉州开元寺,看见寺庙里种有很多玉兰花,禁不住爬上树去摘玉兰花。一个老和尚看见后,叫他立即下来。黄永玉并不知道这个老和尚是大名鼎鼎的弘一法师,跟法师讲话的时候满口自称“老子”,后来被人传了出去,成为笑谈。当他要为自己的起居室取名字时,吕正操上将便旧事重提,说干脆就叫“老子居”吧!于是,黄永玉就真的有了一个“老子居”。

田子坊刚设立之初,并不出名。知道的人很少,走在其中似乎可以闻到散发在空气里旧上海弄堂的浓浓味道。陈逸飞在这里工作的时间较多,出入田子坊的人很容易与艺术家不期而遇,每当看到有人向他投来敬慕的目光时,他总会善意地点头微微一笑,上海成熟男人的优雅让人感觉到非常温馨舒畅。

之后几年,卢湾区政府以盘活资源,增加就业岗位,发展创意产业作定位,利用田子坊老厂房资源招商,随后渐渐入驻了70余家艺术和创意机构,来自18个国家和地区的上百位艺术家聚集在此开设工作室。田子坊由此被称为上海的“苏荷”,视觉创意的“硅谷”,上海创意产业的发源地。如今的田子坊,已经成为上海名符其实的时尚地标和休闲旅游地之一。
经过
多年的积累,田子坊吸引了来自美国、英国、法国、丹麦、爱尔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我国港台等22个国家和地区以及国内的百余家创意企业入驻,形成了以艺术画廊、时尚创意展示、建筑设计及室内设计、公关及企业形象设计为主,辅之以餐饮、娱乐、购物的产业特色。2009年,田子坊被评为上海市首批文化产业园区;2010年。田子坊又被命名国家三A级旅游景点。

当陈逸飞选择了田子坊,就意味着田子坊从此有了文化与艺术的气场。就像当年,因为在这条弄堂里居住着汪亚尘荣君立夫妇,就注定它的不再简单,注定会引来像齐白石、徐悲鸿这样掷地有声的步履。从陈逸飞进驻田子坊,到他的意外去世,不过短短五六年,他为田子坊引来了不少文化与艺术的名人。

2003510,在田子坊的逸飞工作室,两位同乡同龄的上海男人,在这里举行了一场主题为“陈逸飞与余秋雨对话:视觉文化”的精彩谈话。他们交流的视点,虽然是多年前的话题,但是今天看来,宛如发生在清晨,一点也不过时,这些内容应该让今天田子坊里的画家们知道,也应该让第一次踏进田子坊里的游人知道:

陈逸飞:视觉设计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这将成为我们的一个大话题。设计已经不再是只停留在精神层面上的东西,艺术家更不应该把自己的创造力束之高阁或仅仅自我陶醉,而要更多参与到经济当中,为提升中国的民族工业在世界市场的地位和竞争力而尽力,为人民服务,对任何人来说,都不只是一个空洞过时的口号,它永远都有切实的意义。

余秋雨:是的。视觉问题绝对不是个别几个人的问题。一个国家、一座城市的民众对视觉文化的要求有多高,这个国家、这个城市的视觉环境就会有多好,视觉理念下涵盖的应该是一个广泛的群体,而非某一方面的单纯努力。进行视觉上的补课,不仅是城市建造者们,也是我们文化艺术工作者,同时还有普通大众需要面对的问题。

陈逸飞:全社会的视觉普及教育是整个视觉产业水平提高的基础。当视觉与思想深度、民族气质、文化底蕴等诸多元素结合后,这时候的视觉力量,不仅可以帮助我们反思过去、看清现在、而且对未来更具有前瞻性。中国的视觉产业必须是发展最迅速的产业之一,如何为下一代留下些值得品味的视觉学校,也许这才是我们现在要多加思考的。

陈逸飞没有办过学校,甚至极少有站上讲台授课的经历,但是,在他的谈话中可以看出,他希望为下一代留下一所值得品味的视觉学校。或许,他走得太急,还来不及去完成这样一个心愿;或许,他已经在践行,要把田子坊打造成一个面向所有社会大众的视觉艺术普及学校。如今的田子坊,正在往陈逸飞心目中的目标靠拢,每一个进入田子坊的人,不论是在画家楼里,还是在时尚铺子内,都可以得到其他街区里没有过的视觉体验,这样的冲击力总是让人印象深刻,留恋忘返。这应该就是一所没有围墙、面向大众的视觉艺术学校。

2005410,陈逸飞先生意外病逝。就在他去世后第四天,位于田子坊的“逸飞陶艺工作室”遭遇过一次盗窃,13件作品都是陈逸飞亲手制作的陶版,虽然尺寸较小,但损失很大。陈逸飞工作室的保安工作一直做得不错,结果还是被这个“雅贼”得手,偷盗者显然估计到了在陈逸飞去世后,这些作品必将大幅升值,才急于冒险行窃。据最低估计,被盗的这些陈逸飞作品,当时的市值至少在100万元以上。

陈逸飞先生涉及的视觉领域极其广泛,包括了绘画、陶艺、雕塑、摄影、时装、电影、模特、时尚杂志与环境艺术等方面。在他生前,逸飞集团的总部设在上海延安西路上的长峰中心18层和19层。但是,在他去世后不久,即在2005523,逸飞集团的总部搬迁到了泰康路200号乙,也就是这条叫田子坊的弄堂里,不知道这是陈逸飞先生的生前遗愿,还是他的资产管理人的自行决定,但不管怎样,这样的决定相信不会离陈逸飞的初衷太远。或许,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包括他本人,都会觉得:田子坊是陈逸飞艺术灵魂的最佳归宿处。

如今,相中田子坊的陈逸飞已经离我们远去,田子坊里依旧保留着他工作室的旧址,让进入这条弄堂的人们,不管是中外画家,还是时尚达人,或者过客游人,都感觉到了艺术家的品味,以及与其他创意园区和时尚场所不一样的艺术气息。


本文选自沈纯道著《田子坊的画家群落》(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需要者可以通过当当、京东、亚马逊、淘宝等网店或当地书城购买,若需要作者签名本也可以通过《禅艺会》获得。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禅艺会

上一篇:回眸┃田子坊,弄堂里的海派味道 下一篇:返回列表
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尊重他人劳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oix.cn/jyjl/15101.html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黑话连篇】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 ... [更多]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蒲公英旅游网 联系方式:企鹅:25374320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