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景点大全 >故事3丨田子坊:“小人物”闯出的一片“新天地”

故事3丨田子坊:“小人物”闯出的一片“新天地”

2021-02-12 12:57:31

故事3丨田子坊:“小人物”闯出的一片“新天地”

内容/商务合作
电话(微信):胡珊毓 17317154387

——正文共 6530字,预计阅读时间 11分钟

编者按:从今年4月起,“上海转型发布”公众号专门开设了一个“专注20年转型实践,讲述20个更新故事”的系列访谈,邀请夏雨先生和他的同事们为大家讲述20年来,在上海这座日新月异的城市里,在产业转型与城市更新的实践中,在一批批成功案例的背后,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以及那一代人的执着、智慧、勇气和担当。

或许是巧合,今年也是夏雨先生从事产业转型与城市更新20周年,20年实践、20个故事,不恰好组成了2020吗?是的,回望20年,不是沉湎过去,而是更好地展望未来,2020年,又一个新的20年开始了。

读史不如听故事,相见每周星期三。


本期访谈嘉宾:

夏雨(现任上海产业转型发展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曾经在市政府办公厅、市经委和宝山区政府工作)

郑荣发(田子坊发起人,曾任打浦桥街道党工委书记)

吴梅森(田子坊总策划、田子坊商会会长)

(第一位将房出租的田子坊原住民)



Q1:都说地标是一个城市的名片,在大众点评“上海城市地标经典人气榜”占据第一的就是田子坊。作为当时街道书记,郑老师能否说说这开始的故事?


郑荣发我1996年开始做街道书记,那时候田子坊所在的街区泰康路还是一条“下雨一地泥,天晴一片灰”的马路集市,到处是垃圾,居民意见很大。那时候街道要搞经济发展,我们就在1998年11月用推土机把马路菜场推掉,并把闲置的厂房改建成室内市场,准备打造泰康路工艺品特色街。


图片说明:1998年泰康路马路菜场。


虽然开始做了,但我压力一直很大,不知道这么搞对不对,直到2001年吴梅森回国了,听到他评价说蛮看好泰康路的,我心里的一块石头就落地了。因为他在体制内呆过,又在外面创业成功,懂政府懂市场还懂文化。


那时候吴梅森还不认识我,但我知道他。原来我曾经在区里当过文化馆馆长,那时候他是负责总工会下面的一个工人俱乐部,但这个俱乐部被他搞得风生水起,每天很多人去,影响特别大。当时就觉得这个人挺有办法,能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几年后有一次朋友说带我去一个不是那种高级酒店的好地方,我进去一看,整个饭店都是做旧复古的风格,就觉得眼前一亮,事后又听说这饭店也是吴梅森搞的,我就觉得这个人有眼光有创意。


所以,2001年6月在张建君的力荐下,街道引入吴梅森作为泰康路文化艺术街的总策划。我们与吴梅森约定,这块地方交给你,给你优惠,政府退出,但你在这里招商必须引入文化企业。当时可以说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很多人就说坏话了,书记啊,你这么做是要犯错误的,街道自己不做,非要让一个外人来做。那时方方面面都有人盯着,但我相信,只要我跟这个公司干干净净的,我就不会犯错误。因为我看到政府的一个致命弱点,就是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很多人还不专业不敬业,不能只靠“自己人”闭门造车、自娱自乐。所以,我们大胆转型,从“政府自己开发”转向“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开发”。



Q2:夏老师您当时在市经委工作,又是怎么介入到田子坊这件事的呢?


夏雨当时我们在推动工业布局调整、中心城区老厂房转型,记得是2001年夏天,吴梅森通过人找我,说田子坊有几幢市轻工集团下属轻工机械公司的闲置厂房,可否帮助协调租给街道开发。就这样,我到街道与郑书记碰了头,知道他们正在引进文化企业,还看了已经改造的几个原来的街道工厂和里弄工厂,都做得挺不错。之后,我带街道同志去与轻工机械公司领导沟通,也取得了他们的支持。


就这样,先后有三幢工业大楼租给了街道,与原先那些低矮、老旧的弄堂小厂相比,这几幢建于70-80年代的工业大楼大大拓展了田子坊的发展空间,吴梅森他们很快引进了一大批画廊、工作室、设计公司。原先里弄工厂集中在泰康路210弄的左侧,轻工机械三幢工业大楼在右侧,经过一番改造,两侧都开始兴旺热闹起来了。



Q3:郑书记真是慧眼识人才,吴老师您介入后一定是“如鱼得水”大展身手吧?


吴梅森2000年1月,著名旅美艺术家陈逸飞选中了泰康路210弄两个老厂房来做工作室,共约800平米的房子,这其实就是田子坊最初文创的萌芽,我一直比较喜欢这方面,就觉得田子坊方向走得是对的。


过去工厂只能做制造业,但2000年市经委提出创建“都市型工业园区”,允许一部分工厂转型,2001年2月在黄陂路751号上海针织十四厂,夏主任代表市经委召开了上海第一个旧厂房利用的现场会,希望通过改造一批老工业厂房,把重的换成轻的、硬的换成软的。这期间夏主任也主动帮我们协调了街道内的市属企业转型,使得更多的艺术家和一些工艺品商店先后入驻,原本的市井街区渐渐吹起了艺术之风,可谓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我接手泰康路文化艺术街是2001年6月,我向郑书记建议,田子应该向深发展,不能局限在泰康路两侧街面。之后田子坊里面的老厂房都盘活出来了,形成了以室内设计、视觉艺术、工艺美术为主的特色产业区。2004年,我朋友黄永玉来玩,给这里起了一个名字“田子坊”,来源于古代画家“田子方”加上了提土旁,希望这里能够为更多的艺术家提供一片自由天地。


2004年3月,夏主任召集大家在田子坊举办了“上海创意产业研讨会”,那时候市经委已经看到市区内的存量工业资源应该向高端服务业发展,比如创意产业,田子坊的价值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大家意识到田子坊不应该局限于油画、陶艺等这些看得见的艺术,有些艺术不只是视觉,还有听觉,所以就把“视觉”两个字拿掉,统称“创意产业”。那时候全国还没叫什么创意产业,它的发源地其实就是田子坊。当时我们请市人大副主任、上海社科院部门所长厉无畏来打造这个概念。后来随着创意产业的发展,还出了专门的书,创办了创意产业学院,成立了创意产业协会、创意产业研究所,并邀请我担任创意产业研究所所长。


后来,创意产业的集聚使得田子坊原有的老厂房空间不够用了,我提出要找机会,可否把创意产业的内容引入居民老房子。但是这个肯定要居民自愿,怎么引导?当时,郑书记非常支持,也非常策略,决定街道先做一个样板房,在2004年6月,把街道的二井巷21号闲置的石库门办公用房租给我,我引进了“金粉世家”的创业者李嘉陵,改造成“金粉世家创意工房”。当时这个做法还是比较大胆的,别人会说你怎么可以占用居委会办公用房。后来,老周成为居民参与社区空间功能转变吃螃蟹的第一人,周边居民纷纷开始参与。


再发展到后来,居民参与的户数多了,怕万一被举报违反居住用地性质,我们就想办法推进“居改非”试点工作。当时夏主任还代表市经委,组织职能部门在200号开会,包括市工商局、房地局、还有法院都到了,提出把“居住用房”改为“综合用房”,十四个职能部门在文件上盖了章,这在上海恐怕找不出第二例,田子坊也成了上海唯一的试点。到2008年,在尚玉英等区领导协调下,市规划局正式发文肯定了这种创新试点。


2005年4月28日,“田子坊”成为全市第一批18家创意产业园区,作为当时唯一一家民间自发性参与改造的方式,是全国第一家自筹经费、没有政府投资建设的创意产业园区。2006年9月11日,《人民日报》一篇文章这么概括田子坊模式:没有国家投资,没有土地开发,也没有居民动迁,在弄堂文化上做出了大文章。


图片说明:2008年8月1日,上海田子坊创意产业园夜景。澎湃新闻资料


如今的田子坊是目前保存上海历史文化遗存类型最丰富的街区之一,先后获得了中国最佳创意产业园、国家AAA级旅游景区、上海市著名商标、上海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等荣誉和称号,2019年田子坊的客流量达到1485万人次。



夏雨刚才提到的老周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其实,在这背后,还有一群顶着压力、敢于担当的人。田子坊的发展我觉得是三步曲:最开始是210弄左侧弄堂工厂的改造,引进画家、画廊成功了;第二步是210弄右侧的工业老大楼改造,引进文化产业也成功了。但老厂房转型为创意产业的在上海不稀奇。真正使田子坊区别于其它地方、具有独特魅力和活力的,是第三步,几百户居民把房子拿出来,引进各种文化、时尚、休闲业态,形成现在这种生生不息、充满活力的样子。


要知道“居改非”一直是一道“紧箍咒”。当时郑书记是冒着很大风险,顶着很大压力,放手让老周试一试的。同时,他又很有智慧和策略,知道如何在实际工作中引导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如何用实践、用实效来支持和调动更多的人参与到这项利国富民的事当中。



Q4:据说周先生您是第一位将房子拿出来改造出租的原住民,当时怎么会这么做的呢?


周心良我出生于1946年,家在泰康路210弄,这条弄堂是1930年造的,我们家是1931年搬过来的。我去新疆工作了30年,94年退休回沪的,当时退休金只有115.15元,到2004年才339.39元,每个月靠儿子补贴500元、女儿500元、妹妹500元过日子。生活得很紧巴巴,总在想办法能够改善一下。


那时候看到田子坊原先破旧不堪的老厂房,还有居委会的老房子改造后面貌一新,还引进了一大批设计所、画廊、艺术家工作室等等,周围经常有艺术家出入。我就想,自己18平方米的底楼小屋能不能也出租掉呢?就咨询吴老师他们,如果有艺术家来田子坊找地方,能不能也让对方来看看我的房子。同时,我也开始对屋子进行装修,很凑巧,在04年9月,一位著名服装设计师租下了我的屋子,房租一个月3500元,对方还付一个月300元的工资,请我做营业员,这样,我一下子就增加了近4000元月收入。


图片说明:未改造前的泰康路居民楼


田子坊的居民大都居住面积狭窄,没有独立卫生间,用水、用电也不是很符合现在的标准,大家一看我把屋子出租出去了,不但可以拿到租金,屋子也被改造的漂漂亮亮,都很羡慕,也想把房子拿出来出租。问的人多了,我就主动做了田子坊义务中介,把想出租业主的姓名、联系方式还有房屋的面积,以及位置信息收集起来,这样来看房子的人就方便了很多。


当时大家的想法都很简单,就是为了能够生活的滋润点,到07年的时候已经有66家居民房引进了企业。为了能长久发展,我们居民协商了一个负面清单,鼓励大家把房子租赁给艺术创意类型的企业,禁止租给不符合这个定位的其他行业。还自发成立了一个石库门建筑保护小组,对房客进行监督,保证建筑原来的风貌不被破坏,就是想给外界看到,田子坊被我们改造的很好,不需要拆掉重建。


郑书记调走后,大家仍然自觉维护田子坊,印象特别深的一次是一家店铺着火了,我和几个居民就直接冲进去抢救灭火,因为田子坊是我们自己的家,大家一起参与改造的,着火放着不管的话,马上可能就烧到自己的房子了。后来我们这里成了“居改非”的试点,460多户居民都把房子租出去了,没花政府一分钱,大家靠自己的力量过上了好日子。



夏雨这里我要补充一个小背景,当年新疆回沪知青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在新疆退休后回沪定居,一种是中途各种原因回沪、在沪退休的。两者退休收入差异很大,所以,前者就成了持续很多年的上访群体。老周在新疆做过厂长,领导能力强,所以被推举为上访“5人领导小组”成员。郑书记曾经告诉我,老周当时是街道挂了号的、要时刻关注的“重点人员”,想不到老周把房子出租后,从此告别了上访生活,成为田子坊德高望重的致富带头人,不稳定因素也自然化解了。



Q5:据说田子坊过去规划是要拆迁的,后来怎么保护下来的?


郑荣发我一直说田子坊要放在其他任何地方可能死100回,在上海偏偏就走了一条活路,这与上海独特的海派文化积淀、开放宽松的环境、与国际接轨的氛围等都有密切关系。


其实田子坊对上海最大的贡献,不是老厂房的再利用,而是创出了一条旧城复兴的思路和案例,代表了自下而上、旧城更新与社区包容创业的实践。田子坊原来的建筑,按照现代居住水平是不符合要求的,要满足新的居住要求,那必须按照新的格局来造房子。老的房子拆掉容易,但能不能把它再利用?田子坊是上海的一条分水岭。田子坊的改造,引起了上海专家们的很大争论,这已经不仅仅是什么创意产业的事,更重要的是体现了应该怎样改造城市。


2002年2月,卢湾区房地局贴出拆迁通知,拆迁范围包括泰康路210弄,理由是这里的居民到现在还在倒马桶,要解放670户没有卫生间的居住户。为了这670户,边上70、80年代的里弄工厂、市属工厂也列入拆迁范围。但当时工厂已经改造好了,有些企业也陆续进来了。


到2004年,已有来自18个国家和地区的70余家企业入驻田子坊,形成了以室内设计、视觉艺术、工艺美术为主的特色产业园区。发展到这个程度,我们肯定是不想被拆掉了,于是,就汇集各方智慧,并以不断创新的实践来证明我们有保留价值。


比如,2004年3月市委副书记殷一璀调研田子坊时,就说:“我很喜欢田子坊”;2004年4月,市人大副主任、市社科院部门所所长厉无畏参观了泰康路艺术街,我们与他就创意产业发展课题进行探讨,签订了关于泰康路艺术街总体发展战略研究的合作协议书;2004年5月,吴梅森联系了阮仪三领衔的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就卢湾区里弄工厂区综合保护利用课题进行调研。


图片说明:电视新闻画面,韩正市长视察田子坊与周心良握手,右一即周心良。


2004年8月2日,韩正市长召开由20位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的座谈会,听取他们对于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的意见建议。会前,市长秘书给我打电话:“郑荣发书记你有空吗?韩市长请你出席一个会议。”我以前从来没接到过这种电话,很激动,市政府最高领导邀请我参加会议,我怎么会没空呢?领导叫我去开会肯定是有意图的,一定跟田子坊有关。会上都是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和委办领导,只有我一个街道代表。我是这么介绍田子坊的:陆家嘴向世界展示我们的经济实力,新天地向世界展示我们的文化价值,田子坊则可以看到上海的生活方式......


会上,韩市长说:“上海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很了不起。但是我到瑞典访问,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市政厅,他们让我看一张老照片,然后站在这张老照片的窗口看外景。这张照片是100年前拍的黑白照片,看的外景和这张照片一摸一样。”又说,“别人把最优秀的建筑,能原封不动地100年不变样,交给子孙,真了不起。”还有一句话,也让我很激动,他说,“当一块土地怎么改造有分歧的时候,拆了会有后悔,不拆不会有后悔,相信后人比我们聪明,会找到拆与留的最好办法。”其中,韩市长的“开发新建是发展,保护改造也是发展。”这句话当天就被媒体纷纷报道,让大家对老建筑有了新的认识。


2004年9月下旬,区政府就田子坊原有规划进行调整,但只保留田子坊的工厂区搞创意产业,居民区还是拆。居民得知后都说不想拆,我也无法接受这个结果。2005年2月,我联络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交通大学朱荣林教授、著名作家叶辛等10名市人大代表,向市人代会提交了《关于保护上海市泰康路历史风貌区的议案》。在之后的几个月里,我们一次次和有关方面进行交锋,直到2005年5月的一天,原来决意要拆掉田子坊的区领导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决定进行一个颠覆性的思考,考虑不拆田子坊了”,之后区里还主动牵头帮助田子坊申请“居转非”的试点。


到了2008年1月,市委书记俞正声视察田子坊,临走叮嘱我:“好事要办好,好事要办到底。”同年4月卢湾区人民政府举行田子坊(第二次)管理委员会挂牌仪式。从1998年开始到2008年跌跌撞撞10年,田子坊终于从马路边的“野孩子”变成了政府怀抱里的“好孩子”。



Q6:田子坊能走到今天,想请教夏老师,这里面最值得“可圈可点”的有哪些?


夏雨我觉得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从常规看,一般项目都有某个企业作为开发主体,而在田子坊是找不到这样的开发主体的,它的主体就是几百户原住民,按现在互联网的说法就是“众筹”形成的。原住民成为投资者,有钱后是买房还是租房改善自己的居住条件,不用政府去操心了。但是政府也不是放手不管,成立的管委会做了大量单个住户做不了的事,如电线改造、道路改造、消防设施、上下水改造以及综合协调等等。总的说来是“花小钱,办大事”,恰到好处。


图片说明:疫情期间,田子坊一家茶店门口,拟人的兔子雕像戴着口罩


第二,成功的背后,有一群平凡、但值得人们记住的“小人物”:像郑荣发书记,这位共和国的同龄人,身上有一股正气、勇气和锐气,有一种敢想敢干、敢作敢为的精神,这也是这代人身上特有的印记。如果没有情怀和激情,没有胆识和担当,许多事是根本不可能做成的;像总策划兼操作者吴梅森,既有创新意识,又有匠心精神,还充满智慧和办法;像老周这位把人生最美好年华都献给新疆的普通市民,即使待遇不公、身陷贫困,也不怨天尤人,善于慧眼抓机遇,并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几百户居民致富作出榜样。


第三,当然也离不开各级领导和专家的包容、理解及支持,正是由于他们的眼光、睿智和决策,为这些“小人物”在创造“新天地”的过程中,遮风避雨、送去了“定心丸”。


采访:胡珊毓

编辑:詹晓东

审核:夏雨


感谢您阅读本号文章,每天推送真的很不容易,如果您阅后能转发并点亮“在看”,这可是对我们坚持的最大鼓励。

  

*本文为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如有意向者,欢迎洽谈!

联系人:韩女士

电话:15021009930



更多相关资讯,欢迎点击!

【观点荟萃】故事2丨M50:苏州河畔艺术地标“诞生记”

【观点荟萃】故事1 | 重回2000年!“小调研”拉开产业转型与城市更新实践的序幕

【观点荟萃全球5大高端技术领域Pk,中美各有哪些优势?

【观点荟萃】园区产业招商有什么高招?做好19个“一”是基本功!

【观点荟萃】瑞幸为什么“不幸”?需要反思的何止是瑞幸

【观点荟萃】防控战疫尚未结束,一场催促转型的战役已经打响

【观点荟萃】姚洋:疫情正在全球肆虐,它会不会演变成一种系统性的经济衰退?

【观点荟萃】企业在转型升级中,如何从5个层面入手,应对挑战、致胜未来?

【观点荟萃】今年874万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题如何解决?“自由职业”或许会成为一条康庄大道

【观点荟萃】城市空间运营如何顺应变革加快转型提升?

......


 关于我们  

上海产业转型发展研究院(简称SIITD)是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管,上海市社会团体管理局注册的综合性研究咨询机构。专注产业转型、城市更新的探索与实践,围绕空间调整推动转型、技术创新带动转型、资本助力撬动转型、产业政策引导转型、人才培养支撑转型五大重点,旨在为上海、长三角乃至全国的产业转型发展提供新思路、新方法和新案例,协助地方政府、产业园区和各类企业,突破发展瓶颈,探求转型路径,实现项目落地,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是集政策理论研究、规划方案编制、项目咨询服务、新型产业导入、空间运营管理、论坛培训考察、信息指数发布,以及汇集各类优质资源的综合性、开放式、实操型、互动化的共创共享共赢产业服务平台。


上海产业转型发展研究院与各级政府、各类企业、研究机构、行业协会、国际组织有着广泛的合作关系,汇聚来自政界、学界、商界的研究、策划、规划、投资、运营等领域专家资源,拥有规划编制、项目策划、产业导入、资源对接、企业服务、指数研究、运营管理等多方面高水平团队。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上海转型发布

上一篇:对话·食咖田子坊的咖啡香90后的精致慢时光 下一篇:返回列表
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尊重他人劳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oix.cn/jyjl/15091.html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黑话连篇】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 ... [更多]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蒲公英旅游网 联系方式:企鹅:253743203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