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景点大全 >素描田子坊

素描田子坊

2021-02-12 12:57:16

素描田子坊


  上海泰康路的田子坊,就像西安的回民街,外地人来的多,本地人来的少,没有主街,数条小弄堂纵横交错,组成不规则的“田”字地方小,气场大,想起一句话:小处不可随便。这就是说,小到有特色,具韵味,别人就不会轻视,更不能小觑。小家碧玉,小本生意,每一处小门脸都像江南女子,瘦而苗条,婀娜多姿。



  你若怀旧,割舍不掉旧日时光,这里大都可以找回,就像没有存盘,误按了删除键,某一天又突然在电脑里出现,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会让人大喜过望。过去的岁月,有一些有情有意的好东西,眼睁睁地看着流失、消亡,当时也许不起眼,没在意,或是随手丢弃,或是卖给收废品的,当我们在这里看到时,自然有老友重逢之感。许多人也许都同我一样,看的时候多,买的时候少,来去匆匆,连停下脚步的工夫也不多见。小店主人见怪不怪,你不问,他也不理,并非麻木,而是彼此心知肚明,无缘对面不相逢嘛!



  随便钻进一个弄堂,太窄了,像误入了某个峡谷,仿佛不侧着身子,墙壁上的灰尘就会蹭到身上,闻到久违了的霉味,感受到熟悉的潮湿。再朝里走,有老式厨房,似乎刚做过早餐,锅盖上的水汽还未干呢。掂着脚尖上了几级楼梯,门全敞着,空无一人,也没动静,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样子。一束阳光从楼上窗口照射下来,打在脸上,非常刺眼,没人阻拦,也无人喝斥,反倒不习惯,慌忙退了回去。我金山的朋友兼向导,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兴致勃勃,有着可爱的极大热情。领我到又一处小巷,这儿指指,那儿摸摸,一女子在门口淘米,上前问这房子有年代了吧!只是摇头,并不答话,显然是外地来的租住户。一位大娘在水龙头下用手搓着衣服,不时朝窗里打望,那是灶间,能闻到从里面飘溢出来的饭菜香味儿。



   迂回穿行在迷宫般的走道里,就会发现这里真是老上海慢节奏,走重复了再走一遍就是,落下了某一处未走到也不计较我老家形容小瞧了人,就说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这儿不是门缝,是狭窄的弄堂,人和物一样的稠密,建筑是旧的,人却是新的。房舍低矮,人就高大。老上海雪花膏,老电扇,旧信封,老牌火柴,儿时吃过的大白兔奶糖。我在门口女红卫兵塑像身旁停了下来,黄挎包,红袖章,军便服,手中的120相机,那样的陌生而又熟悉。为啥让她坐着,有些落寞,还有些伤感,仿佛在长久地等待一个人的到来。我上初中的时候,女红卫兵英姿飒爽、叱咤风云的形象,是那样风光无限,令人艳羡,就想,以后娶老婆就找这样的。没想到,等我到了谈婚论娶的年龄,这些不可一世的美人,集体选择消失,一个也找不到了。



  人头攒动,熙来攘往,这里不能走得太急,也走不快,老上海的味道得慢慢品味。踏着青砖步道,沿途欣赏红青相间的砖墙厚重结实的乌漆大门实心厚木门上与众不同的大铜环。抬头看二楼出挑的阳台,欧洲联排式风格的建筑富有异国情调,还有一些看不懂的外文标示和图案从茶馆、露天餐厅、露天咖啡座、画廊、家居摆设、手工艺品,以及众多沪上知名的创意工作室,一应俱全。还有风情万种的上海女人旧年画,造型精致的百雀灵胭脂镶着美丽绿玉的发簪乐声美妙的复古八音盒充满怀旧情结的老式缝纫机播放着轻快爵士乐的留声机一楼全是店铺,楼上居住市民,密如蛛网的电线,路灯还是老式的铁架子,斑驳的痕迹诉说着历史的沧桑。电线杆和晾衣架在头顶横陈交织老物件成了最好的摆件和装饰,我在一堆老旧自行车里,发现“上海凤凰车件有限公司”几个字,像遇到了老朋友,因为我写过《自在凤凰》。怎么叫“凤凰车件”?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再勾头仔细辨认,的确是这几个字。老墙上有新涂鸦,色彩鲜艳,童趣盎然,画面上的孩子在旁若无人的子、滚铁环、跳皮筋,这不只是怀旧,而是在找回童年时光。这一切现在看来是那么地遥远,却又是么清晰而又让人怀想。



  在一家香料店前,围了一圈人,门口有一电动木偶小伙计,正机械地在碾槽里碾着粉末。很像我老家旁边的中药铺,老远都能闻到药香,不过那里的碾槽大,有时手的力度不够,两只脚就站上去,手扶着墙保持平衡,如同踩着独轮车,来回滑动。若是量少,就用铁锤在生铁罐里猛捣,发出丁铃光郎的声音,很有乐感,害怕碎物飞出,锤柄上还套盖着牛皮垫儿。前面不远有一家画室,叫素描肖像吧,夫妇俩正无所事事,我问画一张像得多长时间?怕时间长了,同行的朋友等不住,回答是一刻钟,就到指定的座椅上落坐。画师看着我,我看着画师,我比他累,一个动作不变。他一会儿抬头,一会儿低头,目光停留在画纸上的时间越来越长。过路的行人不时停下来,歪着头说“有点像了!”“已经很像了!”。画师留着长发,一丝不苟全往后梳,后脑勺上绑成一束,很有艺术家气质。闲着也是闲着,我就盯着他看,眼睛温和,神情专注,鼻头有少许酒糟,仿佛被空调冻得不轻。差不多了,拿给我看,总觉得哪儿不对,他说平时照镜子人都是反的,把画举得高高让我看反面,我还是摇头,说画得太年轻了,他只好再改,多费了几分钟。在递过来的名片上得知他叫张仕鸿,看得出,画时聚精会神,精神饱满,画完合影时就彻底放松,显得很疲惫,看得出,在这块“田”里耕耘并不轻省。



   漫步在芳香四溢的巷里,我并不想寻找老上海的痕迹,因为我是外地人,没有根可寻,没有忆可回,有也是好奇,从众心理,撵热闹。不过,老年人可以重温历史,年轻人可以感受时尚,外国人可以体会海派文化,中国人可以目睹国外元素,看起来杂乱无章,用心却良苦高妙。

  沪上本无田子坊,据说画家黄永玉探访陈逸飞工作室,顺口起的雅号,典出史记里的田子方,一位古代大画家。方字加个土,捏泥为陶,点石成金,作坊、画坊总比方向之“方”实用。我老家有句土话:无土打不起墙。就像做人,无信不立,无土没根。“老坊新坊笑迎八方客是田非田丰收五谷粮,这是田子坊新牌坊的迎宾对联。我也想凑个热闹,编就一幅打油联:有田耕种自有甜,无坊行走也无妨。意义不大,打个趣而已。



  田子坊,这名儿好,有泥土气息,就像我的某一位老友故知,喊起来顺口,叫起来亲切。就想到田字格,上面能写美好的文字,并且是最具中国味道的大字(毛笔字)。就想到格子呢大衣,有温度,能暖心,一个时代的时髦印记。说是专程要来刻画素描田子坊的,却叫田子坊素描刻画了我一回,我不怪罪画师画得不像,其实我也写得不像,至少未写出田子坊的气度和神韵。

黄开林原创文学公众号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闲情以寄

上一篇:无法抗拒!田子坊最美的后门,连LV都飘洋过海找过来~|周末榜单,建国中路 下一篇:返回列表
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尊重他人劳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oix.cn/jyjl/15089.html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网红景点及背后的财富密码

【黑话连篇】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 ... [更多]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蒲公英旅游网 联系方式:企鹅:2537432032@qq.com